全站搜索
是生命生病,不是身体生病
来源:新华网浙江频道作者:周琼琼浏览数:120 

民间中医师潘德孚

  最近,西方出现了很多的非主流医学和医学异教徒,他们在不断揭露现代主流医学的弊病。这些弊病中有涉及社会的,也有涉及医学本身的,可是,都没有找中根子。这个根子之一,就是误身体为生命。因为西方的内科病理学,是以解剖学做基础的。生病的人死了以后,病理学家就解剖尸体,想从尸体中找出死亡的原因。这样建立起来的病理学,它“生产”出来的病理学家,会不会找到生病的原因呢?治病要治的是生病的原因 ,而解剖学解剖的是没有了生命的尸体,在尸体里哪能找得到生病的原因?错误被商人所利用,医学本质起了变化:从救人性命变成了害人性命;从帮人健康变成了误人健康。

  这个误区就是西方医生罢工,死亡率降低的原因。现在,西方的替代性医疗机构崛起,尤其是在美国,表现更为明显。1998年,哈佛大学医学院作了一次调查,替代性医疗机构的医疗费(营业额)已经超过正规医院的医疗费。这说明拥有先进设备的、医疗费用可以报销的美国正规医院在美国人民的心目中的信任度,已经低于一直被医疗管理机构官员官员诋毁的、没有先进设备的、要自掏腰包的替代性医疗机构。为什么人们宁可自掏腰包找替代性的医疗机构而不愿去可报销的正规医院?道理就在于他们觉得生命与健康无疑是金钱换不来的。

  美国人民已经逐渐明白,他们的正规医院存在着严重的问题。当医疗成为人们的普遍要求的时候,这种矛盾更显突出。正如美国伊利诺伊州医生资格证书委员会主任门德尔松医学博士说的一样:“没有比走进医生办公室、诊所、医院更危险的事情了。”人们求医是为了治病。治病是为使生命健康。现在为了保健康到医院寻医生治病,却成为最危险的事情,这该怎么解释呢?关键是现代医学犯了个大错误——把身体当做生命。医学是研究使生命健康的学问,现在却变成在身体上切切割割的技术,这种概念混淆,层次下降当然会使许多人不死于病而死于医。

  《内经》说:“形者,生之舍也。”“形”,就是指身体;“舍”就是指房子;“生”,就是指生命。形体是生命的房子;生命就像房子里的顾客。医生治病把房子东挖西撬,结果是房子给挖破了,顾客不能住就逃走了。这并不是说房子破了就不能修,把破房子修好顾客住得就安稳了。但顾客生病,医生却没事找事,在房子上寻找顾客生病的原因把房子弄坏,害得顾客没法住。有许多时候西医的医生就是这么干的。绝大多数的医生是想把医疗搞好的,可是医学的内容却限制了他们。这当然不是医生的问题,而是医学病理学的问题。

  病理学就是研究活着的、有生命的人生病的道理。西方医学在尸体上寻找生病的道理的结果,使医学走错方向,把生命医学变成了躯体(尸体)医学。本文提出“是生命生病,不是身体生病”,是为了纠正当前医学的方向性错误——把身体当做生命。关于这个问题,西方医学历史中有很多的事例,本文略举如下:

  一、胸线淋巴体质学说

  “早在1614年及其后的几个世纪里,医师们认为婴儿死亡是由于肥大的胸腺压迫导致窒息……在1889年,澳大利亚病理学家帕尔陶夫为不明原因的突然死亡提出一些不同的解释。他在解剖尸体时观察到,不明原因突然死去的各种年龄的人,其胸腺和淋巴组织经常是肥大的,他认为死亡是由于一种全身状态,它被命名为胸腺淋巴体质。这种解释获得很多医生的承认,因为那时完全不知道胸腺的功能,这种解释是难以反驳的。直到60年代才知道:对抗一些感染和细胞免疫反应必需有胸腺。它与输血或移植的反应也有关系。”“1907年,美国儿科医师弗里兰德报告:用X线照射成功地治好了一个呼吸困难的病重婴儿。在X线照片中,这婴儿的胸腺似乎是很大的。在病人颈胸部照射后再拍摄一张照片,发现胸腺显著缩小了。婴儿恢复了健康。这种简便而似乎无害的疗法,很快就被一些权威的医师们所鼓吹,在美国和加拿大成为流行的疗法。美国出版物经常报道婴儿从胸腺死亡中获救的故事。这种疗法在英国只得到有限医生的承认,在欧洲大陆也只有少数医师应用。在1910~1950年间,几千名婴儿接受了X线照射。无疑在照射后胸腺几乎都缩小,呼吸困难的婴儿也恢复了健康。一些医院常规地用X线拍摄每个新生儿的胸部照片,如发现胸腺肥大,进行X线照射,把它作为一项预防措施。”1955年,美国医生辛普森和他的同事提供了一份资料说,他们在1400名曾在婴儿时接受X线照射的儿童中,发现13例癌症;而在他们的未被照射的同胞1795名中,没有一例癌症。许多儿科医生不相信这么少量的射线会引起癌症,但后来报告的青少年癌症患者几乎都在婴幼儿时期接受过X线的照射。“温舍柏和罗思沃从世界医学文献和与27个国家医院的通讯,收集了704例青少年甲状腺癌。有两个事实是明显的:1.这种病人的数目,从1940年开始急剧增加,到1960年起减少;2.美国的病例80%都有用X线照射胸腺的历史。其他的病人由于要使扁桃体或咽扁桃体萎缩,都曾用X线或镭照射。”

  用X线照射胸腺的方法,到1950年还在做,也就是说,西医的内科病理学,一直把身体当做生命的。1950年以后,美国纽约一家癌症研究所发现许多青少年发甲状腺癌与婴儿期使用X线照射有关,这才停止了这一种治疗方法。从1907年开始,到1950年为止,足足有43年,它逐渐铺开,成为医院诊断和治疗的普遍施行的方法,受祸患的都是孩子。这些孩子长大后却诊断出癌症,多少孩子被伤害?

  1953年,美国的病理学家、著名的胎儿和新生儿权威波特认为,她从来没有发现胸腺肥大会压迫气管,或引起其他致病作用。……观察力强的儿科医师们指出,很多呼吸窘迫的幼婴儿不治疗也会痊愈。这是对原来的病理学说完全的否定。可见,胸腺淋巴体质这个讲法,完全是由解剖学误导出来的猜想。这种猜想又变成大规模的治疗方法,祸害许多应该健康的人们。

  美国完全接受X线照射胸腺的疗法,而英国为什么会抱怀疑态度?这说明美国容易接受“新”方法,而英国人保守性较强。容易接受“新”方法者受害了,保守者受益了。这说明,在医学中“新”疗法不一定就是好东东。现在许多人仰慕医学中的新科技应用,到美国学习医疗新科技回国的成了教授、专家,将来他们干着的是有益人们的生命健康的事或者是有害的事,谁知道?苦了的是受骗上当者。

  胸腺做什么用?西医在1950年前还不知道。曾经被宣传认为阑尾是无用的退化的器官,最近有报道却说它也是有用的,是为大肠收集细菌,调整肠内细菌平衡用的。如果大肠中某种细菌缺少,阑尾就可以给它复制出来。但那时候还曾流行一种割阑尾的手术,说是可防止许多体内疾病的发生。

  二、内脏下垂与自身中毒论

  19世纪,法国医师格雷纳(1848~1920)认为内脏下垂会引起种种疾病,并为此写了30多篇论文。当时医学界对此很感兴趣,也产生了热烈的争论。1912年有位文献学家统计,围绕这个题目发表的论文已超过一千多篇,有人支持,也有人怀疑。在内胜下垂论的基础上又产生了自身中毒论。当时的西医用这两种理论来解释“没有食欲、恶心、无力、抑郁、身体中部疼痛、背痛、失眠和长期生病,这一切加在一起,使人考虑到是一种疾病。常常描写病人消瘦无力,心境忧郁,腹部隆起,皮如土色,呼吸急速,且往往不规则。”这种病态被称为格雷纳氏病。格雷纳认为,腹内的肠襻内容物太大或过小,肠道在腹腔内痉挛,并且纽结,于是造成了肠停滞。部分梗阻的肠子呼吸了气体,就失去胃、肝、脾、肾甚至子宫的支持,由于人是直立的,因此肠管就下垂。肠停滞造成肠内容物腐败,产生毒素。毒素被吸收,导致人的慢性中毒。这种错误的理论由英国著名的外籍医生莱恩发展为自身中毒论。美国、法国都把格雷纳氏病改称为莱恩氏病。莱恩最先把小肠末端与大肠远端吻合,即回肠乙状结肠吻合术(回肠内容物不必经过漫长的结肠,直接到达乙状结肠,可以减少自身中毒)。莱恩信念得到著名俄国动物学家、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米契尼可夫的支持,后者认为大肠像阑尾一样是个退化器官,没有用处,是人类病痛的根源。……他自己和许多人都相信结肠切除术对治疗很多病,如十二指肠溃疡、膀胱疾病、类风湿关节炎、结核病、精神分裂症、高血压、动脉硬化,以及预防肠道癌症,都是有价值的。他很熟练地做手术,死亡率很低,他做了超过一千次的结肠切除术,经常是在一批批外科医师热情地观摩下进行的。在英国,莱恩的理论被大多数人所怀疑和敌视,但在美国和欧洲大陆却被很多人接受。结肠切除术是当时经常施行的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