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银发族必须具备的知识(3)——生而为人就要学会的事
来源:潘德孚生命医学作者:潘德孚网址:http://www.pdfsmyx.com/浏览数:31 

生而为人就要学会的事

1.)临终,需要最大的尊重

死亡是每个生命的必然,临终时如果「强制执行」干预性挽留,只会增加许多不必要的痛苦。例如,肺脏的功能不行了,呼吸困难起来,就给做气切;胃的功能,或吞咽的功能不行了,饭吃不下去,就给加上鼻喂管;肾脏功能不行了,尿不出来,就给它插上导尿管……。这样做除了增加痛苦,往往并无任何实质的益处。

记得当年北京协和医院院长患不治之症,家人和同事都劝他住院治疗,他不肯;后来他在家病了一年亡故。协和医院是全国最有名的医院,拥有何等的医学人才、何等的医疗设备?院长该是何等的医学专家?面对「会死的病」,也只能如此。

他为什么不愿意去治疗?其实没什么好奇怪的,因为他所患的疾病是一种失去自我康复能力的疾病。他死后,家属找到一篇这位院长生前论述死亡形式的文章。他认为老人死亡有三种形式 —— 一是现代死亡老人病之将死,就送到医院,利用药物和治疗手段尽量延长生命,明知药物已经无效,还是要用;明知治疗手段无效,还是要勉强加以施作。其实,药物既然已经没有治疗的作用,那它给被治疗者只能是伤害;治疗手段既然无法抢救病人的生命,那它对病人来说,也同样是伤害。二是自然死亡: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让患不治之症的老人按自然规律的归去,不会痛苦,也不会损害病人的尊严。三是「非自然」死亡 —— 自杀(按:原文并非「非自然」,但为避免阅读误解,权以「非自然」代替)

他认为自己既已得了不治之症,那么就不必要再治疗,再用药,徒增痛苦和麻烦,还是选择自然死亡的好。老人濒临死亡要选择什么形式?我认为最好是让他自然死亡。我也是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我希望我的后代记住我的这句话。

我们本地的一位画家,老年病发作,失去了语言能力,但神智仍然清楚。自知人生的道路已将走到尽头,很想在自己的家里自然迎接死亡,可是家人却把他送进了医院。原本脾气很好的他,这时却变得非常狂躁,医生要用药,打针,他都不配合。

医生认为这是狂躁症,勉强给他注射了镇静的药物,果然安静下来。因为狂躁,医生又认为需要做脑CT检查,于是已经安静下来的他,又狂躁起来不愿意配合。医生认为只有增加镇静药物的分量,检查才能顺利进行。但是医生知道,像他这样的身体,使用过重的镇静药是有危险的,提请家属考虑;如果家属同意签字,医院就给他注射。家属商量后一致同意,结果是病人没等检查就死了。

试想,医生和家属,违背一个将死人的意愿,使用镇静药勉强检查有什么意义?医生知道病人必死,却要他做脑CT,又是什么意思?

虽然病人患的病,本来就是无药可医、没有希望的病,这一点,病人自己和家属都已经知道,医院里的医生亦已经言明不治,只不过不是马上就会死去而已。病人之所以狂躁,就是因为他自己知道必死而不愿意去医院。不言自明,他宁可在自己的家里自然的、安安稳稳的迎接死亡,不必徒然使用药物或检查增加痛苦。然而家属违背他的意愿,却以为他病得神智昏糊而发狂躁,于是同意使用镇静药物,本来还能平静活一段时间的画家,就这样提早而痛苦的归天了。

「二OO六年一月,布赫瓦尔德(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因糖尿病并发症截掉了一条腿。一个月后,他开始拒绝接受肾透析(洗肾)治疗,医生预言他将活不过三个星期,结果他活了整整一年。朋友们对他停止透析的决定大惑不解。布赫瓦尔德说:『当你做出决定后,感觉好极了,因为是你自己的选择。』在等待死亡的最后这段光阴,布赫瓦尔德并不清闲:他亲自策划了自己的葬礼和追悼会,坐着轮椅主持了纽约和华盛顿两地的书友会,一周两篇的专栏文章也照写不误。」《他死后还在让人们发笑嗨!我刚刚去世2007121日《新华每日电讯》)

布赫瓦尔德知道肾透析只是权充应付,并不是治病救命的方法,反而要受更多的痛苦,因此才予以拒绝 —— 他让自己的人生很洒的走了一回。

这些故事告诉大家:谁都不能长生不老,死亡是每个人必然的结局。老人年纪大了面临死亡该如何对待,是摆在做为下一代人的面前必须明智处理的事。

画家的后代为什么违背他的意愿要将他送进医院,促使他提早痛苦死亡?这里有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或许他们不知道画家的意愿,因为他已经失去语言的能力;或许他们认为死在家里,会遭到亲友的责备;或许他们认为死在医院里,总比家里要好;或许他们认为死在家里好处理;或许,或许……,或许这些很快都会过去,一切又将船过水无痕,痛苦的抉择与悔之莫及的后果,仍将在许多病床边重演……

2.医疗不是拿来对付死亡用的

自有了医学之后,人们就误以为医学是人与死亡做斗争的武器,就想仗恃它来与自然规律抗争显然是一种一厢情愿的思想

医学能救的是那些还不到终点的人,亦即他们还只走到生命之程的中途,却遭受到某种疾病的威胁;而不可能救那些正气(生命力)已经用玩、生命已经走到终点的人,他们的生命旅程将告一段落,任何医疗方法或药物均将无济于事。

某农村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患重病,多天饮食不进,呼吸困难,小便不出,实际已无药可救,但神志却还清醒。凑巧有一亲戚来探望,说:「为什么不送医院?我的一位朋友在某大医院当主任医生,住院方便,速速送去。」家属也知道已经无法挽救,但谁也不敢说不要送医院,没有人愿意承担这不孝之名。

老人住进了医院,首先是全面的身体检查,用了一大笔钱后才开始治疗。老人吃不下饭,医生给他插了鼻喂管;老人呼吸困难,医生再插氧气管;老人小便不出,医生又插导尿管;再加上输液管,全身上下都是管子了。

医生岂不知道,病人已年近八十,吃不下饭是因为胃气衰竭;呼吸困难是肺气衰竭;小便不出是肾气衰竭。也就是说,这是个神仙都救不了的必死之症。鼻喂管插久了,吞噎功能就会丧失,抽掉后回家一吃饭就会发呕吐。这样做只是给一些子女在外地,要赶回家来见最后一面的人用的,而不是用于挽救病人的生命之用的。

病人有了这么多的管子负担,只能仰躺着一动都不能动,这样久久的躺了多天,就发生了肺炎,发高热。于是医生告诉病家,这肺炎必须注射一种价格不菲的抗生素,一万元三支。但如今病已经很重,此药对心、肝、肾毒性厉害,搞不好就会有生命危险;万一出事故医院不能负责,家属自己要签个字切结。家属想想也是,自家老人患了这种难治之疾,当然不能赖医院治疗不当,就给签了字。

三天下来,肺炎没有好,医生就说病人需要输血。但因血浆来自全国各地,医生不能保证血液是否纯洁,如果病人因输血得了什么艾滋之类的疾病,医院也不能负责,病人家属也要签字认可。输血之后,肺炎仍未见好转,药费已经用了二十多万,只得出院终止治疗。回家没多久,病人就辞世而去。

这趟治疗,不但挽救不了病人的生命,还给病人制造了种种痛苦,更给家属带来无尽的灾难后果。病人子女都是农民,仅为病人痛苦的多活几天,家产都用光当尽,连子女读书的费用都无处可借了。这样的多活几天,意义何在?

人的死亡既然是一种自然现象,死亡之门的启闭就不会发生痛苦。而这样抗拒自然规律,利用各种管子争取「多活」几天,不仅给病人带来极大的痛苦,也使病人丧失了归去的尊严。

关键仍在于人们普遍都没有正确对待死亡。多嘴的亲戚为了示好;医院的医生为了业务绩效;家里的子女们则是为了别人的几句好话;本来将要死去的、受尊敬的长辈,也成了怨气发泄的对象。为了让他暂时活几天,代价是三个家庭破产,三四个孙子的教育经费没了着落。

3.结语:且让自然的规律自然的发生

《内经》曰:「法于阴阳,和于术数。」既有阳生,必会阴死,任谁也摆脱不了生死大数—— 问题的焦点在于:你是「和于」还是「不和于」这一阴阳的制约?

现代心理学家、哲学家佛洛伊德说:「你想长生,就得准备去死。」

法国哲学家蒙田1533~1592说:「你的死亡是宇宙秩序的一部分,是世界生命的一部分……,是你诞生的一个条件。」又说:研究哲学就要明白死亡,把地方腾给别人,就像别人把地方腾给你。」

然而许多人都并不明白如何对待死亡。

心、肝、脾、肺、肾的五脏功能,构成了生命的往复循环(循环)活动,也体现了生命的存在。无论哪一脏的功能衰竭,都是死亡来临的宣告;无论医生的医术多好,无论什么医疗技术多高,这样的生命,就摆脱不了死亡。因为,五脏功能就像一条前后连在一起的链条,无论哪一节断了,都是生命的断开,就是死亡之兆。

死亡既然不可避免,拒绝死亡实际就是拒绝自然规律,结果是死亡依然到来,而人却为这份挣扎而千疮百孔,连带失去了尊严 —— 肺气绝之前,先有呼吸困难,给插上氧气管;脾气绝之前,先是吞噎功能衰竭,吃不下饭,给插上鼻喂管;肾气绝之前,小便癃闭不出,膀胱胀满,给插上导尿管……等等,即使能暂时宽解,但救不了生命这样做实际是使一个将死之人,增加了无限的痛苦;不信,你可以自己先插插看。

上述老人,明明已是临终,对家属来说,本就不应送医院;对医生来说,本就应该拒绝住院,可是双方都走错了一步,而且是极为残酷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