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银发族必须具备的知识(2)——关于《一个临终病人的治疗清单》
来源:潘德孚生命医学作者:潘德孚网址:http://www.pdfsmyx.com/浏览数:28 

关于《一个临终病人的治疗清单》

医学是救生命的,市场是讲利益的救生命就不能讲利益,讲利益就顾不了生命。

十年了,报上刊载一篇报导:一个临终病人的治疗清单》,阅后感触甚深。人总是要死的,如何对待将要死的人是值得讨论的,因此我把我的想法重新整理,写在下面的文章里。

八十四岁高龄的老人张印月,肾衰竭,神智昏迷。她儿子迫于亲属议论,将她送医院救治。其实,老太太的儿子不会不知道母亲已无法挽救,没有送医院的必要。医院里的医生也应该知道这样的病人要拒绝收治,不应该再无故浪费医疗资源,这样做才是人道的、科学的。那为什么还要收治?以下就是进出医院前后三天的「实况」:

「在对老人的抢救中,医院总共使用了五种抗生素:庆大霉素Gentamicin、亚胺培南Imipenem、盐酸万古霉素Vancomycin hydrochloride、罗氏芬Rocephin、头孢他啶Ceftazidime Pentahydrate。除了庆大霉素每支仅0.38元外,其他四种单价均在一百元以上。其中亚胺培南每支二百一十八元用了支;而单价一百八十元的盐酸万古霉素使用了支。它们都是目前最昂贵的抗生素,占到张印月老太太用药总额的一半左右。而起到最主要作用的抢救药品有十二种、二百七十支,总价值仅为一百九十一元。」

三天,用了五种抗生素,是什么病原,需要用这些抗生素?「病历显示在使用了多支价格不菲的抗生素之后,张印月的白血球不降反升。」显然,负责治疗的医生使用抗生素不是为了治病,而是为了提高病人的治疗费用因为「起到最主要作用的抢救药品」只占总价值的2% —— 医院无法靠这些药品赚钱,自然要狠狠使用占总价值一半以上的昂贵的抗生素了至于它们对一个肾衰竭病人的坏作用,就不在医生考虑范围之内了(说的残忍一点,反正她是要死的)

医院为捞钱而有的「抢救」,三天用出去的药物,足够把一个健康的人变成肝肾中毒需要抢救的病人,何况对一个濒临死亡的老太太!而真正需要用的药费,只占总费用的2%病人家属能否意识到更多的花费是付给医院用来让她早日归天的药物,以及让病人丧失死亡尊严的治疗方法的支出

「清单显示,张印月的总共输液1.9万余毫升,合计十九公斤,几乎占到体重的一半……这位濒危病人进医院时就已经处于医学上所称的无尿状态这意味着她的肾功能已经丧失。而治疗学要求,病人处在少尿状态时,就应严格控制输液。大量的输液和极少的排出量导致的一个直接结果,是让张印月原本干瘦的身体迅速肿胀起来,一直到她死亡。」 —— 想怎样在病人身上使用更多、更昂贵的药物,也只有输液才能办到。

三天「抢救」,「费用共计八千六百四十六元,平均每天二千八百八十……;其中药费五千五百九十二元,化验费九百三十四元,还包括几项特殊费用 —— 呼吸机使用费,每天的急诊观察费、心电图费等……诊治费 —— 被认为最能现医生技术水平和价值的花费 —— 三天只有三十四元。 —— 请注意:这都是十年前的花费。

负责诊治的医生不懂肾衰竭该如何用药这当然是说笑事实上他懂与不懂都没有任何意义 —— 主宰开药方的,不是他的知识和技术,明显的却是他的经济与业务脑袋三天的诊治费三十四元,医生知识和技术价值的投入,只占所有费用的0.4%这也反映出医院和医师对一个濒危病人的冷酷和随便。

这老太太还有几天可活,很难说。但可以肯定,如果不进医院「抢救」,绝对要比进医院活得长;更重要的是,起码走得比较舒坦。这也就是说,病人家属花钱,买得医院治疗、用药,却只使得病人提早归天 —— 家属为了得到亲属的认同,医院为了赚钱,就这么共同牺牲了老人活命的时间,以及她生命最后的尊严

「她前来关切的陈晓兰医师)第一眼看到张印月嘴里插着一个白色注射器。『我有着三十年医龄,但从未见过这样使用呼吸机的。』……鲜血沿着张印月的嘴角流出。……出血的原因至今仍是一个谜。医生当时解释,是病人的牙出血,并不要紧。可是老太太的儿子却称,母亲装的全是假牙,不可能出血。在张印月撤掉呼吸机,拔掉注射器之后,失去阻碍的鲜血和血块一下从张印月的嘴里涌了出来,这个情景给家属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医院不会不知道患者已经弥留,而仅靠着药物和呼吸机维持的生命假象,明知病人即将要死亡的医生,不让病人安稳的死去,而是借「抢救」为名,使用种种增加病人痛苦的治疗方法,包括让家属后悔的形象(嘴角流着鲜血)死去,这绝不是医生或医院应该有的作为。

「围绕着母亲的死,老太太的儿子仍在与医院交涉。医院最初答应患者家属与主治医生见面,并提供相关的药品说明书,但后来又予以拒绝,并答覆称家属如果认为医院有问题的话,可以去打官司。『我们其实并不想打官司。』老太太的儿子说。直到现在,母亲嘴流鲜血死去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这使他一直陷在深深的自责之中:『我后悔将妈妈送到医院。』」

医院不让负责治疗的医生与病人家属见面,也许是考虑他的人身安全,但不愿意提供相应的药品说明书,是没有道理的,也是违法的。即使医院不愿意提供,别人也可以弄得到,无法隐瞒到底。而家属之所以不愿意打官司,只因为赢不赢还不知道,先得自己出诉讼费,私与公斗不合算。

这篇报导的出现,已经是十年前的往事了;但痛心疾首,至今仍让我这个身为医生的老头子难以释怀,而家属后悔将母亲送医院治疗那一句话,仍然可以放在十年后的今天,给很多病患和家属好好的参酌、参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