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银发族必须具备的知识(1)——年长者的健康,更需要靠自己
来源:潘德孚生命医学作者:潘德孚网址:http://www.pdfsmyx.com/浏览数:17 

银发族必须具备的知识


年长者的健康,更需要靠自己

1.)什么是自我康复能力

自我康复能力是人体生病之所以能痊愈的根本;医生之所以能治好病,那是因为病人有自愈的能力,如果病人没有了这种能力,就是必死之症,谁也治不好。但说来恐怕仍有绝大多数人不能置信:这种自愈能力,首先就表现在症状上 —— 所谓症状,就是病人对疾病的反应。

人生了病,就会出现对疾病的反应,例如发热、疼痛、头晕、恶心、呕吐、腹泻、咳嗽、疲惫、心悸……等等,这些都是机体自我康复能力的表现如果一个人生了病而没有了这些反应,绝对不是好现象。所以,在任何时候我们都必须理解,许多疾病的症状,既可以说是病理现象,也可以说是生理现象;是一种因生命自我康复能力而有的特殊生理现象。

拿发热来说,绝大多数情况下,发热是人体生命对付入侵微生物的重要手段;拿咳嗽来说,是因为气管里有异物或痰涎,为了不让这些异物或痰涎堵塞气管,机体就用咳嗽的方法把它们排出去;如果吃进了不清洁的东西,机体就会发生呕吐,或者泄泻,让这些不清洁的东西呕出去,或从肠胃道排出去……。发热是体表充血,导致皮肤毛细孔关闭,体内温度散不出去积蓄而发热;咳嗽是气管充血产生了大量黏液,蓄势冲出的反应;呕吐则是胃膜充血,造成胃剧烈蠕动的反应……

归纳起来,这些疾病都是充血的结果,亦即血液在不同的位置造成不同的反应,是我们的生命为了自我维护而有的事先设定;这些不一而足的设定与反应,就属于机体试图自愈的自我康复能力。设想如果我们没有了这种反应:遇到外来微生物的侵犯不能发热,这些微生物就会快速繁殖,要了我们的命;如果我们气管中痰涎增多而不会咳嗽,结果就是堵塞气管而导致呼吸中断送了命……凡此种种皆足以说明生病所有产生的症状既是病理现象,也是生理现象。

西医只从病理的角度来看,所以他们所采用的方法,就叫做「压制疗法」,意思就是满脑子只为了把病理现象压制下去:发热的用退热、呕吐的用止呕、疼痛的用镇痛,咳嗽的用止咳……等等。这种只用一个角度看问题与解决问题的方法,有时候也会暂时发挥一些作用,例如原本你觉得想呕吐,突然消失了;原本你觉得发热难过,马上退热……身体好的人,也可能因为这些症状消失后,内部调整好了,就不继续发病,这就容易使人误以为是医生的药物起了作用,却不知道后面潜伏着的危险 —— 它可能很快就发生,也可能潜伏着几十年才爆发,且一发不可收拾

老年人碰到最多的是高血压。本来年纪高了,血压总是要比过去年轻时要高,这是很正常的;有时候血压高过正常,大多数都可能是暂时性的「一过性」高血压 —— 人的血压时高时低,并不是一天都一个样,用力的时候、生气的时候、紧张的时候、动脑的时候,血压都会增高,这也都是机体为了保证脑供血的需要,而反应的抗衡表现。

脑是我们生命的司令部,时刻都不能缺少血液供应;年轻人的血液新鲜而充足,血管弹性好,反应速度快,所以他们的血压变化也不大,但年老的人各方面的能力都差了,就容易发生高血压,而绝不应该以为量起来高了,就马上吃降压药。事实上,我们的生命之所以会使血压时高时低,就是自己控制血压的能力产生的,如果我们使用药物来降压,对自己生命控制血压的能力不信任,就会白白损害自己的控压能力。

根据现代研究,凡是服用降压药物的人,其血管紧张素和血管肾素都会升高。这是因为我们的生命觉得降压不对,就用提高血管紧张素和血管肾素的方式,来刺激血管,再提高血压,以保证脑供血。医生一量你血压高,就开降压药,还嘱咐你要一辈子服药,这种做法就会把你变成一辈子的病人。

再说,以血压计量出来的资料,只有统计学上的意义,也就是对照参考的价值,拿来做为治疗标准,从生命的特异性来看,都是值得商榷的。治疗的病人都是个体,每个个体都有它的特异性,有的人只有在稍低于标准血压的情况下,才会感觉到舒服,高了便是病,便觉得不好过;有的人只有超过标准血压才觉得舒服,降下来便会觉得头晕。所以,临床治病是不能按照统计学上制订的标准来治病的,否则,就注定会有一些人无辜受害。

病人和医生都应该知道:生命所显示出来的自觉症状,才是临床治疗的最好标准。自觉症状显示的就是生命的本能反应、机体的自我康复能力,人如果没有了自觉症状却有了病,医生是很难治这种病的。

2.)不应当用药的时候就不用药

「非典」流行的那段时间里,我看到电视台的一个报导,说广州军区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大夫,因参与抢救「非典」病人自己受到传染,病情已经非常严重。他想到已经治愈的病人身上必然带有抗「非典」病毒的血清,认为利用这种血清一定可以治愈自己的「非典」。他的许多同事都认为这种做法风险太高,劝阻他不要做;因为,人体对外来蛋白有天生的排异功能,有可能会发生危及生命之事。他坚持自己的做法,结果痊愈了。

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SARS来时匆匆,人类根本没有做好准备,世界上也还没有准备相应的抗SARS病毒的药物,因此才会让它迅速流行起来,也才会有这么多的人死亡。由于后来及时采取有力的措施,许多患者被我们从死亡线上救回来;但也可以认为,这些人不是我们用药治好的,而是他们自己的自我康复能力治好的。

我们的一些治疗措施,例如输液、降温、输氧、吸痰等,只是延缓了病人病倒的时间,但也就为病人争取到了自体机能生产抗病毒血清的时间,从而使病人恢复健康;实际上,如果病人自体没有能力生产抗病毒血清,那么死亡就仍然不可避免

自体机能实为我们生命的本能,不是靠药物、打针生出来的,而是人人都有自己的一套。这就是为什么我必须一再强调:治病不能只是「对病」治疗,而必须要「对人」、「对证」施治,是针对病人的不足给予适当的补偿和支持,或针对病人的「太过」而给予适当的解除,好让病人自己的机体达到一个合理的平衡,取得自我抗病、疗愈的「本钱」,从而得到祛病而恢复健康的实质效果

对病用药从来都只能做为医治环节的配角,而若我们平日就已经养成了这种盲目服药、打针的依赖习惯,则也只会盲目的给我们这套天生的机体本能带来伤害;或者造成它的怠惰,当真正的威胁来到时,我们就只能被疾病予取予求,最后只有束手就擒 —— 真正纯中医的逻辑,自古以来就是以关照生命的机能为先,而不是以对抗疾病为重的;而如果你发现不是这样,那么他(她)必然就只是个被「西医化」的中医,一个穿着中医外衣的西医。

感冒病毒是一种低级的生命蛋白。它们进入人体后一开始繁殖,人体自卫(免疫系统)机能马上就能侦测到这些异物,并立刻采取行动:它首先关闭皮肤上用来散发热量的毛细孔,使体温上升到一定的程度;病毒一旦碰到高温环境,就会减少或失去复制能力。体温升高同时激发人体大量生产白血球,其中一些记号细胞,会给每一个病毒带上一个记号,然后让许多攻击细胞和巨噬细胞来歼灭这些病毒 —— 从产生记号细胞到歼灭全部病毒,需要一段时间,这就是生命自我康复能力(身体机能的自愈能力)所需要的「过程」。

但有太多的父母一见到孩子发热,自己先乱了方寸,不管三七二十一马上送医,忙着使用退热片、注射退热针,而不给自己的孩子去经历这个「过程」 —— 奉劝有这些「忧心习惯,遇事只想着「快速解决」习惯父母:这么做,反而是为孩子的病痛和抵抗力留下未来偏失积弱的伏笔,是绝对有害孩子成长、有害孩子健康,只有百害而无一利的!

许多孩子脸色苍白,食欲不佳,经常感冒,一睡着就满头大汗,这都是过早服退热药或注射退热针的结果。我再三告诫大家:最好不要强行干预的退热,体温太高对健康有影响,当然应该退热,但这也是因人而异的。病人即使到了39摄氏度以上,如果精神状态良好,那么再升高也不算要紧。但若病人自我感觉不好,头痛如裂,恶心呕吐,这就说明发热影响了神经系统,就要早一点采取退热措施—— 这虽然都不能说是金科玉律,个别特殊的人物也都要例外,但请各位读者认真参考、谨慎以对。

许多病本来就会好,吃不吃药无所谓,当然是不吃药的好。生病不吃药,让它自然痊愈,不仅不需要承担排解药物毒性的身体能量资源「浪费」,而且也是一种自身机能与功能活动的锻练。所谓「用进废退」,人体自身的免疫功能也需要经常使用,唯有让它常用、善用,才得以生巧、得以精益求精;再说「逢药三分毒」,吃了不中用的药,还要承担解毒的能量和功能消耗,再招惹许多不必要的医疗;花钱是一件事,造成生命危害才是另一件更大的事。生命属于稀有资源,没有任何其他东西可以替代,用完也就没了。

有许多消炎西药都会损害肝肾功能,表面上看今天的感冒似乎好了,实质上肝肾功能却在暗地里受到损害,等于增加了解毒负担,赔了夫人又折兵;原本肝肾功能就不好的人,后果更加难以逆料。现在很多人必须「血透」(血液透析,即洗肾),就是因为药物负作用的长期损害所造成的 —— 年轻的时候乱吃药不当回事,使得药物的负作用不断积累,致使肾脏功能不胜其负荷,才有了现在这个结果。

不需要用药的时候,尽可能不要用药,以保卫肝肾「生态」的纯洁性,这才是真正的保健大法 —— 生病要吃药,不生病就不应该吃药;问题是一百个人里面,九十九个都分不清什么是生病、什么是没生病 —— 一般人分不清楚还情有可原,但如果连医生都分不清楚,这问题可就大了。

这些原可避免的不幸,我老中医看得太多了!

3.医学是为人命而存在的

医学不是为了科学,而是为了人命而存在。医学只能在救助人们的不幸的同时,得到进步,而不是在科学的评定之下,得到价值的确认;这是学医者必须知道的。如果用药反而使病人受到损害,遭遇更大的不幸,这种治疗就毫无意义,那么这种「科学」又有什么可喜的?

生命的珍稀可贵,就在于每个人都只有与生俱来的一套、只有一次,而医学的任务是让生命活得健康愉快;如果病人因治疗而导致疾病的加重或生命的威胁,就是医学的错误,那么我们追求的到底是如此的「科学」,还是人命健在的价值?就让科学的伟大成就留给科学的殿堂,把生命好好的留给我们这些升斗小民享用吧 —— 这不才是我们这些小民、草民在乎的吗?这不才是我们这些医、医药追求的最高价值吗?

我们常常看见一些人健健康康,或者至少不是那么病歪歪地走进医院,出来时却变成了一个不可挽救的病人。这是因为我们的现代医学只懂得对发病的地方下手,一味的主张对抗性、压制性疗法;比如认为某种微生物致病,就必须使用某种药物消灭它们,结果致病微生物没有被消灭,反倒是人体的许多有益微生物却被消灭了,使许多功能出了故障;有些故障还永远无法排除,最终只能以死亡为代价。这就是医学的不幸、现代科学的不幸,更是广大病患的不幸,举世都在承担的灾难。

西方已经逐渐认识到,基于对抗病原、矫正病理和清除病灶的现代医学,在临床治疗中,有着致命的弊端:

一是对抗病原的治疗方法,不仅会「制造」出更多的耐药性、抗药性病原体,使人类穷于应付,增加治疗成本,还会污染环境;

二是矫正病理的治疗方法往往都采取长期给药,但由于许多病理反应都是人体生命自我调整的结果,例如高血压原是供血不足造成的,单纯的降压反而促使机体反弹,长期给药又必然造成体内药物污染,其结果是脑供血长期不足,导致早期痴呆症的发生。

三是清除病灶往往容易把好人变成了病人。人的躯体或器官无法再生,一旦遭到切除,就等于成了人为的残废,不再是一个完整的人了。过去曾经流行的胸腺切除、扁桃体切除等,后来都被证明是错误的,但对那些被错误切除的当事人来说,这些事后的证明又能带来什么?

我们的认知世界,最容易产生的错误,就是一个倾向往往会掩盖另一个倾向。西方医学以人体解剖的研究为基础,它面对的是直接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物体,具有很好的可操作性。医患双方却都忽略了:在可操作的躯体的另一面,是一个不可操作的生命;没有生命的躯体,不过是一具尸体而已,而疾病所威胁的是生命,不是躯体。

西医对病位的判定,都是指躯体部位而言的;即生了病,定一个病名,必须有病位 —— 阑尾炎生阑尾,在大小肠的交界处;肺结核生于肺部;胃溃疡生在胃中……一旦没有病位,就无法定病名,那就只能叫做综合征、症候群,也就是把各种症状表现综合起来定了一个名称。

生命是各种功能的综合,它的表现原本就不会在一个点(病灶)上,而所有的病,只要生命还在,实际都是综合、牵一发而动全身的 —— 换言之,做为一个「性质」,「综合」本是生命生病的事实本质;但做为一个「名词」,对现代医学而言,「综合」却是一个令医界上下束手无策、至今无解的「代名词」。

病灶论治,使我们对疾病的认知只剩得「单靶点」,掩盖了生命生病的事实,导致一般社会大众也跟着这个错误的理解而本末倒置,这是医学的错误,因为它掩盖了对生命生病的认知,却以全人类的健康做了代价 —— 是生命生了病,而不是躯体生了病,治疗当从生命的调整着手,而不应该从躯体着手,下刀施药。

精确的确定躯体上的病位,并且可以针对病位施以相应的药物,或者利用外科手术切除病位;表面上看来,这是西医学的特大优点、擅长之处。但他们就是无从理解,疾病的复杂在于它是全息的、动态的 —— 全息的意思是指任何病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影响到整个生命,而不仅仅只影响躯体的某个部位;「动态的」意思是指疾病时刻在变化,而不是静止不动的—— 这是疾病的两个重要规律。

任何疾病都会根据所有的内在、外在因素,时刻发生变化:变好或变坏。单纯以病原或病灶来考虑治疗,决定治疗的方法,必然会错失、并且背离这两个重要的规律,以偏概全,导致与预期完全相反的结果。

身体只是显示生命的物质依托,而不是生命本身;没有生命的身体是不会生病的;也就是说,疾病是对生命造成威胁,而不是对身体造成威胁 —— 是生命有病,而不是躯体有病;这些观点对病人、对医生都十分重要。利用外科手术切除病位,并不一定能除掉疾病。

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如恶性肿瘤的切除。开始的时候,人们一定以为肿瘤只要加以切除,就除了根。但恶性肿瘤切除之后,往往会使它迅速扩散,带来更为麻烦、棘手,甚至不可逆转的后遗症。美国就有这么一个专业化疗硕士,自己得了癌症,却拒绝做化疗;因为像他这样的专家心里比谁都清楚:化疗对生命的危害,比癌症更厉害 —— 而我认为,做为一个手无寸铁的一般大众,您当然也有必要知道!

4.)手术治疗的潜伏危险

恶性肿瘤是人体细胞癌变恶性繁殖的结果,医生切除了病位上的癌肿,身体上其他部位的癌细胞如果还在,便认定「某部位癌细胞受到刺激而迅速繁殖扩散」,这种说法和叙述模式,显然来自躯体医学理论的片面认知,存在着漠视生命本身的控癌机能,以及控癌机制的主导作用。

事实上,癌肿瘤在受到切除、驱赶的刺激后,反而会迅速繁殖,变得无法控制而导致死亡。所以,我老人家一再的、不厌其烦的呼吁看病的人(包括医生),切莫弄错一个根本观念:看病,不是为了单纯驱除躯体疾病,也就是所谓的病灶病原病理,而是为了救助病人的生命。如果因为治病而断送了生命,这种错误的根本就在于他的治病理念,而理念的错误便等于根源的错误,将导致因这个理念而有的医治手段,全盘的失败

我并不是刻意要全盘否定西医用手术治病的方法,但外科手术的成功,能等同是医学的成功,而比较更能显示现代科学的成功,并且它也确确实实存在着理念上的隐患;便是这种源自于根源错误的片面之学、切割之学,残害了病人的生命。

人人都会生病,因此治病的理念错误加上医疗腐败的现实,将使得每一个人的生命或健康都遭受危险威胁 —— 读者不要认为这是肆意夸大我所说的危险」并死亡,更指众多无辜的药物中毒,或不应做而做的切割手术。

广州的一个报导说,癌症病人受到各科室的欢迎,是因为每一个癌症病人会使他们的收入增加十万至数十万以上。而且,医院和医生们一点也不需要对他们患者的生命负责,因为,大家都认为得了这种病就是得了绝症,能活下来是侥幸,治死了也不会埋怨医生。

事实上,许多癌症病人,不治反而不会死(至少没那么快),因为医治却反而刺激死亡的发生 —— 西医治癌首先就是用手术切除,而手术只切除了病灶,切除不了病因;身体上的癌肿瘤乍看似乎已经没有了,但生命中的病因却仍在继续把癌细胞生产出来。由于原来的病灶被割除了,等于把癌细胞原本群聚的地方被铲除了,于是四处寻觅新的繁衍之地到处附着,这就叫做扩散

一台计算机有了「病毒」,破坏了某个或某些个档。持有者拿计算机去找硬件专家,专家拆开了计算机,检查了每一个部件,没有发现任何毛病。他装好计算机后,我们可以预测会有两种情况:一是他老老实实的说:「我查不出毛病,可能是病毒,你去找软件专家检查。」二是他告诉你某个部件出毛病,需要更换或进行修理。

生病可不像计算机故障这么简单,计算机打开还可以装回去,一旦用外科手术打开了人体,就不可能再恢复成原来的一样。再者,计算机换错了部件,大不了再换一次,人体换错了一个部件可就有生命的危险,万一碰上了人体最害怕的排异功能,生命可就危殆了。

我朋友的女儿,二十多岁谈上了恋爱,发现乳房上有肿块,去找医生看。小情侣不懂这是小叶增生,也没跟家里父母说,就到医院检查,医生说这样的肿块有癌变可能,女孩子傻了,决定立即手术切除。术后,男孩子说家里人不同意他们的婚姻,提出解除婚约。女孩到了三十来岁,做了隆乳手术后才嫁了出去。

人不是机器,不能把外科手术看简单了。小叶增生本来是不要紧的病,中医西医都可以用内服药治愈,根本不需要手术治疗,可是她找错了一个欠缺天良的医生,受骗上当了。

西方医生罢工事件却意外透露了两个饶有深意的数字:一是医生罢工期间,手术减少了61%,死亡人数也分别锐减了35%50%(发生数次于数个不同国家的统计结果);二是原本只占人口17%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却了这死亡人数的50% —— 这个数字,就留给您老人家做参考了!

5.会好的病会死的病

「活着要牢健,死得要快便。」 —— 牢健,就是牢固、强健,就应该懂得如何保健的知识;死要死得快便,就是接受死亡的自然规律,不必害怕死亡,保持正面的身心,让大限自然的来到,坦然的面对。

我们学中医药知识,学起来不是只为了当医生,而是明白其中的道理,使用中草药来保健,保护自身的健康、保全天命,并且充分的理解:会好的病,医生能医;会死的病,再好的医生、再大的医院都没有用。

什么叫「会好的病」、「会死的病」?就是指病人碰到任何疾病,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未被击败,能够组织自我康复(自愈本能),这就是「会好的病」;反过来说,如果病人失去了这种康复能力,就是「会死的病」。

比如说癌症,只要人活着,就有被治愈的希望,也就不能算会死的病。可是我们的现代医学把它说成必死之症,许多患者一听到自己得了癌症,先就活活的被吓死了。不只是癌症,许多人本来得的是会好的病,结果却变成了会死的病,其原因就在于他的绝望意识起了关键的作用。

我曾经说过,无论什么病都好医,唯有「老」这个「病」不好医。人老了,病自然多起来,抗病能力也差了,这是无法避免的。但是,不好医并不等于不能医,我们仍然可以利用凭着平时努力加强我们自己应有的养生保健,以及求医治病的知识,保健康、少生病,安然的多活几年 —— 保健有保健的规律,知道和掌握这些规律,才能多活几年否则就如同自我放弃,生机就容易就容易受到打击,寿命就容易折损。

生了病为什么会好?有许多病,比如大多数发热,不用去医院、看医生,都会自然痊愈,因为大多数发热,都是细菌或病毒的感染,人受到感染后,就产生发热反应;发热就是抵抗感染的一种能力。

我们机体的这种能力是由好多环节组成,例如发热的物理性机能,就使得入侵的微生物停止了复制,或者减弱了它的繁殖能力;发热对自己的生命系统来说,也是全面抵抗的动员令,血液会因发热而加速循环(循环),增强代谢能力,及时排除毒素;各脏器加速生产白血球,出动消灭入侵的异类……。细菌或病毒受到抵抗后,发现生存环境不利,就可能慢慢退出、消失,于是,发热的病人就自然康复了。

西医把这种能力叫做免疫力,似乎只限于外来微生物的感染;有许多病并不属于微生物的感染,病人也有自我康复能力,总不能也叫做免疫力吧?例如骨折,在断裂之处,很快就会生出新的骨细胞来;外伤之后,或开刀之后,微血管迅速充血,使得伤口的周围肿胀,清除瘀血、修补损伤的工作马上得以开始;这些都不是什么微生物的侵犯,生命都能马上产生自我修复能力。

即使某些时候因情感冲突而受到剧烈的刺激,身体因之受到了伤害,生命也会利用自我平衡的方法,使受到伤害的地方重新恢复。所以,人们常说「时间是最好的疗伤止痛药」;以这段时间把身心全然的还给自己,身心就会帮助你全然的康复 —— 而你的身心所需要的,就只是你对它的信任,以及适度的支持

自我康复能力是人的生命根据当时的需要而产生的,而不是事先规定好的;就好比你忽然要提东西,需要多少力气,我们的生命就会产生多少力气。对付事件的伤害,每一个生命的自我康复能力所采用的方式、程度,各有不同;这就如同下棋,每一个人下棋的棋路、方法都不一样,并且谁都无法事先全盘规划该如何走,只有先等对方下了一步,我们才能决定走哪一步。每个生命也都是因应随时而有的变化,再根据自己的应对能力去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走;每个人走的当然也都不一样。

生命虽然在时时刻刻抵抗微生物的侵犯,但从来无法事先知道那一种微生物会在什么时候来侵犯;这就好比我们清早起来,一直忙到晚上,谁都不会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遇到什么意外、受到什么损伤,也许是心理上的,或者是肢体上的……;也许我们会因走路不小心摔倒,擦破了膝盖上的皮肤;也许我们会在路上碰到一桩吓人的事件,而使得心跳突然加速……。

擦破了的皮肤,很容易受到感染;过速的心跳,不能让它跳得太久……;但无论它们什么时候来临,我们的自我康复能力永远都会处于「备战」状态,也能随时启动它的应变工作,要采用最有效的方法使破损的皮肤不受到感染,或在受到感染后马上做清除感染的工作;心动过速的要立即采取制动,使过速的心跳恢复正常……。总之,人的生命自我康复能力随时都在保护着我们,能在损害发生时瞬间启动,没有一刻松懈。

我们把许多被称为有免疫缺陷的病,绘声绘影成会死的病,例如癌症、艾滋病……等,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就现在的科学而言,医生并没有掌握相应的能力判断病人的死亡;凡是在临床时做出判断病人死亡日期的医生,都有欠缺逻辑推理能力之嫌,而尤其欠缺医德。

医生,是救人性命的工作,只要病人还没有死亡,就应该积极救治,如果先判断死亡,等于先为自己的成败预留余地,尔后再救治,这样能有信心做自己的工作吗?很多曾经被认为得了必死之病的患者不治而愈,有的用草药有的做气功有的甚至什么都不做……,结果令现代医学家瞠目结舌的,太多太多。这无非说明人的自我康复能力最弥足珍贵的宝藏—— 要说这世界真有仙丹,我只能说,这仙丹其实就在我们的身体里面、在我们的生命之中

生命就是靠着这种自我康复能力的帮助,我们才能顺利的走过人生的许多起伏,走完人生的旅程。一个失去自我康复能力的人,不管患什么病,医生的医疗手段和药物,都会只象是个儿戏,丝毫起不了实质的作用。因此,时刻注意维护自我康复能力,防止它受到损害,也就是维护我们生命的必需 —— 学养生真正要学会的,就是这个

人到老年,这种自我康复能力也同样到了老年,它也衰老了;因此,我们更需要认真维护,千万不能出差错,一念之差、一步之误,都可能危及生命。现在有许多医疗方法和药物,有可能把「会好的病」变成「会死的病」,其原因就在于医学本身对生命的无知,对人体自愈功能、自我康复能力的无知。

6.)医学的目的是救助生命

任何医学研究的目的都应该是救助生命,都是为了维护生命安全。我行医几十年,有一个体会:中医学是生命医学,而西医学是躯体医学;当生命得病时就应找中医,当身体损伤时就应找西医。

中医认为疾病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种种症状,都是生命在抵抗疾病的表现。因此,不同的生命,不管是任何疾病所产生的症状,犹如指纹一样,都不完全相同,皆因个体不同而产生不同的自我调整能力(即疾病表现)

例如丈夫感冒发热传染了妻子,夫妻同时来看病,丈夫发热恶寒无汗,妻子发热恶风微汗,西医会认为都是感冒,用的是一样的药物,而中医不行;丈夫与妻子由于体质不同,两人所表现出来的症状亦不相同,所以用的药方就不一样。丈夫是表实证,要用散寒发汗的药方;妻子是表虚证,要用祛风敛汗的药方。医生不能用错药方,否则,就会出现相反的结果。

而且,即使是同一生命体,也会因时空的不同而表现不同抗病现象(症状)。例如上午体温还只有38度,下午上升到39度了,本来没有呕吐的,下午出现呕吐的症状了;午开的药方,就会与午的不同。病在变化,药方也就需要相应变化

一九六四年,我在农村里治疗一个脑膜炎病人。病人发病开始是发热头痛,后枕强直,恶心呕吐,无汗恶风,这是明显的脑膜炎症状。我给他静脉注射地阿净SD,肌肉注射青霉素,服用APC(止痛退烧药)。第二天,体温更高,头更痛,大汗出,口渴,不恶风。我觉得这是白虎汤证了,就给开了〈白虎汤〉。

当时我还年轻,看病的胆子小。我知道这个病变化快,害怕出事故,害了这个孩子,因此守着不敢离开。中午看他喝药后,每个钟头都给他量体温,见他微微出汗,热随汗渐退,到晚上就退干净了。我觉得很奇怪:脑膜炎用地阿净,是看它能渗透脑膜起消炎作用,而炎症减退,需要一段时间。如今使用白虎汤,为什么一天就退热?

中医中药只要看得准,效如桴鼓的原因,就是改变了作用力的平衡,使得症状迅速改善。后来我在临床实践中不断发现,许多被认为无法治疗的疾病,使用中药,有的人竟会发生意想不到的疗效,都是这个道理。

西医用药与研究问题,所讲的都是外因,没有一点讲到生命自身的作用,而许多疾病之所以能痊愈,主要是靠生命自身的能力;如果人体失去这个能力,那么,最好的药物也无济于事。所以,有人说:「大家都认为西医治病得效快,中医治病得效慢。急性病要找西医,慢性病才找中医。」其实,这种说法根本上就是错误的 —— 如果连中医师自己也这么认为,这种中医你最好离远一点!

中医治病是依据症状的辨证。我越来越能体会:一切症状都是人体自身抵抗疾病的表现,同时也显现出正气与邪气(疾病)相搏(斗争),力的失衡状态,这就给我们这些医者指明了如何支持和帮助正气,用药来打破这种失衡状态,使正气呈现相对的优势,就能压倒邪气,恢复健康。

病人会不会好,取决于医师的辨证能力与药物使用的纯熟与否。所以,找中医看病,大家都要找老中医,是因为老中医临床经验丰富 —— 当然,那些长年浸淫在西医化、市场化,满脑子只想着收入的中医,不在此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