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一些常见病的治疗方法(3)——珍惜身上每一块肉
来源:潘德孚生命医学作者:潘德孚网址:http://www.pdfsmyx.com/浏览数:6 

珍惜身上每一块肉

董先生今年六十二岁,说自己原体重八十几公斤,几年来消瘦得不成样子,大概减轻了二十几公斤。自述觉得胃如石板一块,消化一直不好,六年前曾病脱肛(直肠下垂),去肛肠科找一位很有名的医生为他诊治,医生说他要做手术切除。他正想开单办手续,该医生因急事暂时离开,旁边的一位助医轻轻说:根据我的看法,此病做了手术也会复发的。他马上醒悟。待主治医生回来后,他就说不愿意手术了,要求服药治疗。于是,这位主治医生就给他处方〈补中益气丸〉,嘱多服、久服。回家后他连续坚持服了两年。一天,下垂的直肠突然消失不见(中气补足,自动上升)

很多人只求快速摆脱病痛带来的困扰,以为某些躯体性疾病以手术切除是彻底除掉病根的方法,其实大谬不然,其原因就在于我们考虑疾病生成的根源,都过分偏重于躯体,而忽略了生命本身的作用。

另一方面,很多人治病的目的,往往只是想使生命留存,而从来没有考虑躯体的完整。然而,生命却需要一个完整的躯体,才会活得通畅而舒服。医生治病,不仅只是为了挽留病人的生命,更要顾及病人能舒坦的活着。

生命由于它的运行不畅而表现出来的疾病,有许多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当然不一定会在躯体上显现,也就是还没有表现为器质性的;因此,就不能专门从器质上寻找着病的部位。然而,西医总是想用某一个部位的病灶来证明这个疾病的存在我的认识恰恰相反,我认为这些疾病虽然是在躯体上显现出来,但我们也应该从生命中寻找出致病的原因。

中医就是这么做的。例如,现在有的中医治内脏下垂,就采用补中益气的方法;董先生的直肠脱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所谓中气下陷,是指支持直肠悬挂在腹中的力道不足(松弛了),它才会脱了下来,医生处以〈补中益气丸〉,补足了中气,就能使得直肠恢复原位。如果仅凭切去脱出的直肠,中气仍虚,还可能脱出 —— 那位助的提醒,比那位主治医师的主张老实多了

人身体上的每一个部位对生命来说,都是有用的,没有多余的,都不能轻易切除。如果病人因医生的粗心乏识而丢失某些器官或肢体,这就是医害。失去了的器官或肢体是很难复原的,董先生的直肠如果真的被切除了,切短了的那一段即使不再复发脱出,身体上也就从此少了一段,没有完整的功能了。西医学中没有「中气下陷」这样的概念,只知道脱出来就要切除;所以,西医的外科手术医师,一般来说,都没有真正理解生命的真谛,这就很容易给许多人带来无法挽救的灾害。

西方绝大多数医害,都是外科医生造成的。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由于青霉素的发现,外科手术感染死亡率大大降低,帮了外科医生的大忙,使得一些手术一流的著名外科医生都把想象当作事实,传播出很多错误的概念,譬如「自身中毒论」、「病灶感染论」等等。这些概念导致许多人的直肠、阑尾、扁桃腺……等,被无故切除,造成了很多人死亡;不死者则因部分躯体被切除而痛苦的活着。

听谈吐,董先生自己也是有一定主见和医学常识的人。现在病人去医院看病,确实自己必须有一点主见,而且还要有一点医学常识,否则,吃亏必多。如果董先生真的做了直肠切除手术,就会成为一个永久病人。而他的病,只是很明显的中气下陷症,肛肠科的医生说要做手术,是犯大错误(有许多人患胃下垂,又岂能用胃切除来治疗?)

事实上,只处以〈补中益气丸〉,也仍然美中不足,因为这个处方拉长了痊愈时间,使病痛不能迅速制止。当然,医师不是故意的,而是为见识所限。所谓丸者,缓也〈补中益气丸〉不能迅速缓解病情,病人要再痛苦两年才得以缓解 —— 正确的方法应该是开〈补中益气汤〉,或张锡纯的〈升陷汤〉,如果再加上采用艾条熏百会穴(头顶正中线与两耳尖连线交会处),就能迅速提肛,治愈该病。直肠因气虚下陷,不是手术一刀切除就能了结的。

董先生职业会计师,长期坐着,很少活动,加上两次丧妻,子女之事繁多,劳心又劳力;四年前,他又发胸口闷,其实这仍是中气下陷,只不过表现不在肛门,于是他又去看了西医。西医检查结果是萎缩性胃炎,说此病是很慢性的,要多年治疗,结果服西药两年多,未见改善。

此胸闷本与胃炎无关,西医以萎缩性胃炎治疗这样的胸闷,当然没有效果,事实上在西医内科学中,也没有说胃炎会出现胸闷的。迄今为止,西医并没有治疗此病的特效药,现在中草药配制的胃复春,就成了西医主治萎缩性胃炎的常用药品;可是在我的临床使用中,感觉它效果并不显著。

后来董先生去医院找了一位中医主任开中药,由于他舌苔厚腻,那主任给他开的都是化湿行气药,服了七八个月仍无效。又转了一位中医,开了四张药方,服了四个多月,只其中一张方有见效,原来是方中有黄耆、党参,加了一些活血行气药;但服多次后又无效。于是又针灸、又西药,治了四年,越治越觉得不行,现在自觉胃中板结,动都不会动了。

我认为此病虽然不见胸闷了,仍是中气下陷。但自觉胃如石板,几年来性功能消失,乃是胃阳衰败,胃火微弱,久病累肾,才致阳不能举。我嘱他先灸足三里(小腿外侧,膝盖高骨下约三寸处、中脘胸骨下端和肚脐连接线中点、上脘(脐上约五寸、下脘(脐上约二寸、关元(脐下约三寸、气海(脐下约1.5等穴,继灸命门(脐正后方,督脉上、神阙(肚脐等穴;服用〈升陷汤〉加木香、乌药、苁蓉、锁阳、蛤蚧、海马等,仅灸十多天,服药十多帖,就觉胃活动力好转。由于患病已久,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康复,但如果没有意外,相信很快就可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