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八旬老中医被逼考试   否则不能行医治病: 潘德孚是被气死的?
来源:潘德孚生命医学作者:潘德孚网址:http://www.pdfsmyx.com/浏览数:167 


弘扬医学鞠躬尽瘁

救护生命舍己忘身


愿潘老乘愿再来。




八旬老中医被逼考试   否则不能行医治病:

潘德孚是被气死的?



   编者按:昨天,2016年6月14日21时,与中国医疗乱象及黑心制药公司坚持斗争的著名老中医潘德孚不幸逝世,享年83岁。听到这个消息,令人十分错愕,有些意外。他虽然年过八旬,但很少听到他身体不好的消息。只是听说今年以来他的诊所遭遇有关部门干扰,治病救人无数的老中医成了“非法行医”了。4月份,红歌会网发表了《潘德孚——被“非法”行医16年的老中医》一文,讲述了潘老的这一遭遇,令人气愤。2016年1月15日,83岁的潘老被要求必须前去参加由当地卫生行政部门组织的考核,他交了“白卷”;还在试卷上写了首打油诗:八十中医考诊所,医政设定重重关,学生都是教授辈,如今入考幼儿班。著作等身,不值此纸,如此荒唐,天下奇闻!并立即交卷,离开了考场。有人说,潘老不是病死的,是被活活气死的!看了这篇文章,也就大概理解了潘老这几个月来的心情,恐怕他真的不是病逝,而是郁郁而终。

潘德孚——被“非法”行医16年的老中医

2016-04-03 11:36:31  

作者:潘德孚


  王平给我来了一个微信,记得好像是讲中医药局宣布要保卫中医,给中医立法了。只是最后一章的医疗中医准入,要通过考试,避免不合格的人混入医疗队伍。这里的意思是:只有考试,才能区别真假中医。于是,我回复她:“只要坚持考试才能获取执业资格就是坚持消灭中医的政策。”叫她别高兴太早。

  我常常跟我的病人讲,“每个人的知识都很有限,不要太相信神医、神药,只能相信自己的生命感觉。用药后感觉不好,就得快跑,或问医生为什么。这是最好的救自己的方法。有时候,一个乞丐,都可能比我这个老中医好得多。这就是所谓‘一味单方,气死名医’的道理。”在我们这样的地广民众的国土里,民众间拥有无数的单方,它们都是能救命的。所以,别相信有什么必死的病,尤其是癌症。大多数癌症病人是给治死的;不治的相反,大多数人死不了。

  根据《执业医师法》的规定,看病要有报准的固定地址,我的诊所已被注销,像我这样在家看病的中医,就叫做“非法行医”。也只有在中国行医,法律规定到得这么细。因为,中国的立法权、话语权都已经给西医控制了。否则,在中国,为什么只有西医说中医的不科学,没有中医说西医的不是?


  参加考试


  2016年1月15日,我终于“获得”了参加“鹿城区社会医疗机构第四周期医师定期考核业务水平”的资格,说起来够不容易。何故?因为,规定只有在开诊所的,或者在民营医院或诊所上班的,才有资格,而我却是个被注销已经15年的诊所医生,是没资格的。全由于下一代的跑腿拉关系,总算把什么证件都凑齐了,我也就可以参加考试了。可见报准一个个体诊所之难。孩子们已经花了千辛万苦,可是我并不买账,不愿意参加,于是全家动员,最后我被迫同意。

  2016年1月16日去参加考试,进试场,分来了一张试卷,看看就火了:“肾,五行医主水或是什么?”基本都是这样的题目。这些医政干部,拿我老头子开什么玩笑?于是,我就在试卷上写了首打油诗:八十中医考诊所,医政设定重重关;学生都是教授辈,如今入考幼儿班。想想气不过,再加了16个字:著作等身,不值此纸,如此荒唐,天下奇闻!立即交卷,离开试场。

  这样水平的试卷,据说已经用了第四次了,我实在钦佩我们中国中医的忍耐能力,这么一年复一年地进行这样的考试,就像拿人来当宠物来玩耍,这不要命吗?现在,真正的中医几乎被玩没了,那些人又高喊要为中医立法,发誓要保卫中医,是在做猫哭耗子的游戏。有些善良的人却不识这道理,在我提反对意见的时候劝我别说反对的话,说什么已经快成事实了,反也没用了,不如做个面子。现在国务院决定全面展开各乡村谁都可以自办中医诊所,只要备个案就是,实在是个大好事。中国人的文化土壤,自会生产中医,这个决定,将会在中医发展史上,产生重大作用。

  自《执业医师法》在1999年被颁布后,所有体制外的中医,全部坠入非法行医的罗网,体制内的则全部转基因化了。这就是中医被消灭的原因。狐狸领导鸡群,鸡子一只只减少;快没了,狐狸就高唱:快立法保卫!我没得吃了!


  历史原因


  1983年我申报办体诊所,人还没去卫生局,便被批准了。因为,这是我所在的国营工厂的人事科代我去办的。当时,我在这工厂做厂医,已做了17年。我觉得这工厂年年亏本,月月要等银行拨款付工资,我认为这样的日子决不会久长。正好当时有个政策,说是允许医生开个体诊所,我就决定辞职。其实厂领导也巴不得大家自找出路,一提就准了。

  由于改革开放,个体诊所也就多了起来,管理也就严格起来。西医是“批量生产”的,中医是一对一“胎生传承”的,这样的个体诊所,很快便被退休的西医占满,使医政领导觉得不耐烦起来。这样便产生了浙江省人大出了一法:“年满65岁不得再申请开设个体诊所”。这法规被浙江省卫生厅曲解为“已开设的个体诊所法人,不能再担任法人,不得继续行医,否则,即被视为非法行医”。当时,温州瓯海区的张医生起诉法院,瓯海区卫生局输了官司,现在还在开着。而我因为迟一点起诉,被鹿城区法院拒绝受理,后来我又去要求区检察院抗诉,也被拒绝受理。按判例瓯海区已有案在先,为什么能胜诉?而我这案例完全一样,为什么败诉?没道理可说。

  我因此只能关上诊所的大门,在自己家中“非法行医”了。虽然没有开着门时的那么多生意,但赚点饭吃是不困难的。我由于对这样的被注销心中不服,就隔一段时间给卫生局写信,说自己在家非法行医,局方应该去起诉。卫生局置之不理。最后,我也觉得老百姓与官们斗,不输也是输。这期间,眼看卫生部门推出“医疗市场”这概念,我直觉这概念对老年人的危险,我又到鹿城区老年大讲课,揭露现代医疗腐败的危险,又在温州社科联的期刊上发表了《医疗腐败的根源——医疗市场》,写了5个版本的《潘德孚医话》,作为自己的教材。

  2009年,我的朋友甘慈尧劝我不要再这么固执地纠缠下去,还是到他开办的名医馆去坐堂,我才停止了与卫生局的“纸面官司”。我与名医馆签了三年合同,也就坐那里合法看病了。三年后,我碰到一个医闹,觉得自己给别人添麻烦不好,又主动退出该诊所回家“非法行医”了。


  幸或不幸?


  后来又听说省人大的这个决定违宪,被撤销了。但是,被错误借故决定注销的个体诊所,都不能恢复。因而引来一阵又一阵的上诉浪潮。为什么被注销的个体诊所不能恢复?因为它是医政科的生财之道。所以,好多的医政科长坐牢了。俗说,杀头的生意有人做,亏本的生意无人理。朱元璋用剥皮的方法惩治贪官污吏,可是明朝的贪官污吏还是层出不穷。有钱可贪,连剥皮都不怕的道理为何?是因为它的惩治概率很低。

  2013年漳州纪委调查了药物受贿案,公立医院的医生和医疗管理部门人员,百分百涉及腐败。再查下去就不得了,但这两年,全国却悄然无声,消息被压得死死的。既然,这个体制全部腐败,大家都是一个模子里的货,何必躲藏个你我呢?这说明全国医疗体系已是腐败的一个针插不进的独立王国,他们已经成了西方医药财团的在华派出机构,怎么能代表中国人民给中医立法?

  我作为一个将近黄泥没顶的、热爱中医事业的人,被各种不合法的理由强迫离开,选择另一种职业,年龄也已经不能允许,这种做法就像赤裸裸抢夺别人的饭碗。他们认为“年过65岁就不能再担任法人”,他们还强调超过此年龄的老人,“已失去民事行为能力”。这种根本站不住脚的理由,连三岁儿童也知道违宪违法,谁能想到,竟然可以在光天化日下的中国法庭里招摇。

  由于我即使不开诊所,已少有名气,在关着门的家事,仍然有一些人找我诊治,而且获效良好。但这样做具有莫大的风险:治死人要判刑10年。一个病人死了,就是那个最后治疗的医生弄死的,由他来负这个责任,这也是我国社会的法律的特殊性。邢台市中医院有个医生,收住了一个癌症病人,后来这病人死了,医生被院长扣了奖金,据说理由是癌症病人由西医专治,中医无权治疗。原来,搞掉中医只是为了垄断医疗市场。

  虽然我关门行医没有开门那么热闹,却可有大量时间用于学习和写作。这才使我走上现在的研究之路,不能不说这是一件幸事。我发表《天下无癌论》五年了。我按自己的理论治疗癌症,由于疗效高,费用低廉,癌症、白血病患者上门越来越多,我就专开癌症、白血病治疗专科,其他病一律拒绝,每天看30多人,仍然是半夜就有人来站门外怕挂不上号。

  治病竟然会搞得这样热闹,我知道早晚会被“取缔”,我得做些准备。我的准备是把我的治病的整个过程,用录像机录起来,作为今后的治疗事实证明,也可以作最好的教育资料和方法,使很多人明白癌症、白血病并不那么可怕。只要按中医的辨证论治,就很容易治好。这些现场录像,既反映治疗现实,也可以作为后一代的教材,让他们了解历史事实。此想法得到了我的学生慧容女士的支持,他派来了两个义工,只录了三天,就被医管所的行动破坏了。他们说,由于有人举报我非法行医,就一个队伍地开来了,站长亲自出马,勒令停诊。排队求诊者被驱散。我严肃指出,他们这么做是犯罪行为。生病求医,是为了解除疾病给患者带来的痛苦和死亡的威胁。因此,给病人治疗的行为,实际是一种慈善的行为。不只是像见死不救,而是见死还把他往死里推的谋杀行为一样的可恶。他们这么做,实际已经给政府的威望,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人们在医院里被诊断为癌症,很多人受医生的恐吓,说他只能活多少时间了。为了求生,他们慕名从全国各地到温州来,大多数都是听已经治好的人说的。我在温州很低调,是因为我也怕医赖。所以,附近来求医的不多,医管所就不很注意。我最怕的是有些人为了卖化疗药,制造医赖来敲诈勒索,把我的治疗效果压下去。

  现在我开拓了生命医学和医学社会学两门学科,这是我事前未料到的。我觉得,只要全社会都认识到“被病”的危险,全人类就马上可以解除医疗危机,但是,也就有可能发生世界性的战争。共济会那些大老板是不会死心的!习老大和奥巴马老大可要把好舵呀!


  我的这几年非法行医的著作:

  《解悟中医——相信你的自愈力》浙江科技出版社

  《西医病理,百年反思》东方文化出版社(香港)

  《医学理念》东方文化出版社(香港)

  《人体生命医学纲要》东方文化出版社(香港)

  《治病的常识》东方文化出版社(香港)

  《铁杆中医宣言与现代医疗批判》东方文化出版社(香港)

  《现代医疗魔怪化之对策》东方文化出版社(香港)

  《天下无癌论》东方文化出版社(香港)

  《白血病治疗的理论与实践》东方文化出版社(香港)


  我发表的文章代表作:

  《生命的定义》

  《医学理念》

  《中华人民共和国医师誓言草案》

  《人类需要的是一场医学革命,而不是医疗改革》

  《天下无癌论》

相关链接:

著名老中医潘德孚不幸逝世 一直与医疗界乱象坚决斗争

老中医潘德孚:癌症大多是被吓死的

潘德孚:疫苗接种,赞成还是反对?

潘德孚:打破癌症的怪圈

潘德孚:如何走出当前医疗改革失败的迷宫

潘德孚:现代医疗的三大骗局

潘德孚:西医“白血病”病因与诊断剖析

潘德孚与他的《天下无癌论》(上集)

潘德孚:被西药绑架了的西医治疗

顾秀林:中医哪能当伪科学——推荐潘德孚医师新书《铁杆中医宣言》

潘德孚:白血病,很好治——吴锡铭自治白血病的故事

潘德孚:医院已成医药财团的卖药杀人机器




附:


敬爱的师傅,您一路走好!

——著名老中医潘德孚不幸逝世


转自《整合医疗论癌症》博客


   2016年6月14日21时,我敬爱的师傅潘德孚老中医不幸逝世,享年83岁。

   潘老走了,那个安慰、警醒、鼓舞了无数人的《天下无癌论》的作者走了,带着他“天下无癌”的遗愿,心事重重地走了!

   潘老走了,那个为着复兴中国中医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老中医走了,带着他“百万赤脚医生下乡惠民”的遗愿,依依不舍地走了!

   潘老走了,那个为着中国数十万民间中医实现“合法”看病救人的梦想而拼着命奔走呼号的老旗手走了,带着他“中医成长于民间,服务于百姓”的遗愿,悲怆地走了!

   潘老走了,那个为着实现年过6旬的老中医能够“合法”治病理想而拼死抗争的“医学民主斗士”走了,带着他“中医越老越有经验,理应支持提倡彰扬看病为民”的遗愿,屈辱地走了!

   潘老走了,那个执着于“生命医学”,反对“机械人体医学”,强调“中医主导,西医为辅”的中国中医“堂吉诃德”走了,带着他“生命医学为纲”的遗愿,默默无闻地走了!



潘德孚简介


1935年生,男性,汉族。职称:中医师,1960年自学中医,先后从师温州名老中医方鼎如、胡天游、谷振声等三人。行医50年。个人学历为高中肄业。个人职业为个体中医。2000年最先敏锐地感觉到“医疗市场”这个概念的提出,必将导致的医疗腐败的后果,因而发表《医疗腐败的根源探讨》(《温州学刊》2005。10)进行无情的揭露,并总结自己一生的临床经验反击中医伪科学论,著《潘德孚医话》、《治病的常识》等。由于临床疗效卓著,《温州日报》为之特辟专栏,在专栏上发表50余篇深受群众欢迎的《中医小故事》。前几年著《解悟中医——相信你的自愈力》,已由浙江科技出版社出版,该书汇集了许多临床故事,阐明医生临床的任务“是为病人策划一场战胜疾病的战争”的道理。


基于中西医学的根本不同,潘德孚率先提出“是生命生病,不是身体生病”,指出医生不能把临床治病当作只是在身体某部位查出病灶就算达到目的的做法。因为,“病灶是疾病的结果而不是疾病的原因”;治病应该治原因而不治结果,这是方向性的错误。又提“病人是医生的老师”,因为,病人把健康与生命交给医生,实际是给医生学治病的本事。所以,医生应该尊敬和尊重病人。2008年受原创中医论坛之邀,在大会上做了《生命的定义和生命的特性》的报告,论文发表于大会论文集。会后被中国人体学研究专业委员会特聘为高级顾问。2009年6月,受清华大学企业家深造学习班之邀讲授《生命医学与生命科学》其专著《人体生命医学纲要》被列为学习班教材。该书系统地阐明了生命与医学的有关问题,例如生命的起源、生命的定义、生命的特性、生命的结构、生病与健康的原理、什么是中医现代化……该书开创了用现代概念系统诠释中医理论的一条新思路。


2009年,潘德孚率先提出“天下无癌论”,着重说明现代医学病理学走微观研究道路的错误。他举了一个很简单的比方,“黄河发大水是河道泥沙堵塞河道,但是,研究治理黄河发大水,不应该去研究泥沙的分类,去研究如何消灭泥沙,而是研究大自然中宏观的有关问题,例如山林、雨量、气候、河床坡度等。”现在,医学以挖癌肿的细胞进行研究,是方向性的错误。该文已在百丈文化公司的《归零》杂志(2010年6月第4期)上发表。


2009年5月24日,潘德孚在“天涯论坛”上发表《猪流感疑团》,指出猪流感是为了推销制药公司抗病毒药物的一个大骗局。实践验证了他研究的前瞻性。今年,1月13日,《广州日报》消息,欧盟认为甲型流感是个世纪骗局,要立案调查。又有消息:英国政府要起诉世卫组织专家,说他们受制药公司的贿赂,制造甲流恐慌。


2009年发表《医学理念》,提出了60条医学理念,其中对生命、医学、治疗、保健等都有崭新的见解。例如:医学是要命不要钱的,市场是要钱不要命的,市场医学则是一个怪物;生命是信息运行的一个自组织的过程;医学的出路在对生命的研究;是生命生病不是身体生病;没有治不好的病,只有没本领的医生;病灶是疾病的结果不是疾病的原因;最好的医生是病人的自愈能力;最好的治疗方法是不用药物;最坏的治疗方法是伤害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最坏的医生是用语言恐吓病人的医生。


潘老轶事二则:


   潘老病重时嘱咐身边人,不许任何人送他进西医医院,若不尊即是对他的辱侮。可能潘老坚持认为那是个魔怪之地吧?

   2016年1月15日,83岁的潘老被要求必须前去参加由当地卫生行政部门组织的考核,交了“白卷”;还在试卷上写了首打油诗:八十中医考诊所,医政设定重重关,学生都是教授辈,如今入考幼儿班。著作等身,不值此纸,如此荒唐,天下奇闻!并立即交卷,离开了考场。

   潘老宁死而不愿受辱的性格值得我们学习,这是对中医执政者最大的讽刺,也是对中医教育机构最大的反抗!

   无数心血著作不抵一张考纸,无数鲜活病案不及一场考试,唉叹教育之悲哀,唉叹医道之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