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社会的自然结构与市场医学结构
浏览数:31 

医学社会学

社会的自然结构与市场医学结构

人类合在一起才产生了社会。社会有它自然组成的规律(也就是自然结构),就是“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就是社会的存在产生万物的道理。如右图所示:

现代人类社会的自然状态(自然状态就是理想的、和谐的社会状态)是由政治(即权力)、经济(即市场)和医学(即医疗)三个基本要素所组成的。人类社会要发展(经济、科学、技术等等),就得开展市场活动;然而,人得过一辈子,而这一辈子中免不了有病有痛,因此就需要医学的帮助,因而就有了医生的医疗活动。医学与市场生来就是相背的:市场是赚钱的医学是用钱的。医学与市场要想平衡,就应该是市场赚了钱,再由权力抽税提供给老百姓治病使用,社会才能和谐。

和谐的社会,就是一个有序的社会,它是人类追求的“理想国”。虽然人类还不能完全实现这个理想,但一定会逐渐接近这个理想。在人类社会中所产生的一切社会需要的活动,也是有矛盾的,也应该由权力来解决、来调节,逐渐增强社会的有序性社会和谐有序,避免了自私的争斗,才能发展。

在这样一个自然社会的体系中,市场与医学因权力的制约取得相对平衡。人在市场里运作的时候,希望赚到最多的钱,而在生病的时候,又不惜重金去治病,如果权力能在市场与医学中持公正立场,使两者适当平衡,那么这样的社会就必然合于理想,必然有序发展。

医学本是为了社会人的生命与健康,是对生命与健康的研究,本不属于资本主义政治管理所统辖的范畴。但研究医学的人和做医生的人都是要在社会中生活的而研究和生活都需要经济的支撑于是资本主义社会管理体制把医学纳入其中,构成了一个庞大的医学利益体系体系说明医学的目的已经走样。因此,才有所谓的穿白衣的黑心人之说。现代医学从事市场作,因而走向反面。医生不会看病而光讲赚钱医院管理以利润为标准而不病人死活;体检仪器敛财为目的,而不重视用处大小一切都在背离医学的轨道。

因此,西方揭露现代医学的书如雨后春笋,越来越多可是中国人似乎还被瞒在鼓里,对此毫无所知,这才发生了如方舟子、张功耀等在网上鼓动签名立法废除中医的活动。活动引申了凤凰卫视“中医是否科学”的辩论情节,方先生在凤凰卫视上积极和勇敢的表现,不愧为反伪斗士的称号,只不过他反错了对象,因而暴露方先生揭露伪科学背后的真实野心。

(见右:市场医学结构图)

以制药公司为代表的“市场”,已成为医学的核心,而不是与医学并起并坐了。在制药公司统辖下的医学体系,医学院、医院、医政,已不可能起到维护人们生命与健康的作用了。

由于资本主义的影响,医学与权力的关系性质起了变化,它不再属于自然社会结构图上所示的这个样子了医学已不再是为维护人们的生命与健康存在的,而是为制药公司的利润而存在的了。因此,现代西方出版很多有关医学的书,如:《别让医生杀了你》、《医生没有告诉你的》、《现代医药中的错误》、《现代医疗批判》、《疾病的发明者》、《药祸》、《制药业的真相》、《一个医学异教徒的自白》等,书中的内容,无不都是揭露与批判现代医学所做的一切。但是,西方的批判书籍尽管言词辛辣,没有情面,可是有一点,他们却没有办法——说这东西不好,却只能接受,无法取代。虽然替代性医疗在兴起,但这些替代性疗法缺乏系统性理论,无法自我定位,只能按现代医学的规定办,也就是实验、鉴定等,都得照现代医学的程序来做,也会被限死。林内·麦克塔格特说:“要想知道医学是如何对待异教徒的,就看看它如何对待有科学根据的替代医疗的。

最近进行了一项科学研究,有双盲和安慰剂对照平衡,设计科学合理,结果表明顺势疗法对于哮喘是有效的。科学家现在也早有证据表明顺势疗法是有效的。事实上,这已经是1985年以来同一个人第三次作同样的实验了,结果全都一样。然而,在发表论文时,研究负责人却又有意回避自己的结论,他指出结果可能是假阳性或错误的。尽管该研究有着科学严谨的设计,但《手术刀》杂志还是轻易地就否定了结果:‘没有比这更荒谬的了:物质被如此巨大地稀释后病人可能连一个分子都得不到……’”(《医生没有告诉你的》10页)就这样,有话语的现代医学轻而易举地把顺势疗法压下了。

如今在医院里看病的医生,实际是那些诊断仪器的操作者。名之为看病,其实并不会看病,他的工作是通过诊断仪器上的诊断结果开单子,也就是说,病是机器看的,药是他开的

可以认为,给疾病取个名字,有它的好处,就是传播方便。但是,就治疗而论,按病名进行治疗不可取,但西医却是这么做的,因为他们是按百分比计算的:治好了多少,治死了多少,只要治好的多了,死几个人也是合乎情理的。拿中医来说,死一个人都不行,一个人的不幸,就是一个家庭的不幸。医学治疗本身就是一对一的行为,医生个人对病人个人负责的行为,不能让这一个病人成为那失败的百分之几。这就表明西医学的研究与中医学的研究的思想基础的不同,这种不同构成了两种不同的医学。医学的实践称为医疗,中医学叫个体医疗,即医生与病人是个体对个体的行为,医生对病人是个人负责的行为;西医学叫集体医疗;尽管医生与病人是个体对个体的医疗行为,但医生已不是他本人(个体)对病人医疗结果负责的行为了。医生看病靠仪器作诊断,仪器却另有专门负责仪器的医生。

集体医疗治病如流水线:上医院看病,看病的医生首先给你开检验单,你拿着检验单去缴纳检验费,然后去检验室检查。检查后,你的检验单上注明得的是什么病。如果检查不出什么病的你得再去找看病的医生,再开什么别的单子再去检查。或者这医生就干脆给你开张药方把你打发。有时候有的医生更干脆,会叫你把所有的项目都检查一遍。(你如果是百分之百报销的,也就觉得反正自己一个子儿也不要花,检查就检查呗!其实这叫做贪小便宜吃大亏,因为现代医学所有的检查几乎都带有伤害性,除了大小便和血液检查。虽然也有无伤害的,但有时候也会因针头或接触而感染,所以,小便宜最好不要贪。)看病的医生看了检查单上的病名,他会告诉你得的是什么病(这样的工作其实你自己也会做),然后就给你开药方。药方中如果有注射用的药水,你还得去注射室找护士注射。如果医生认为你的病需要做手术,医生就给你开住院单,住院等待手术。现在做手术与过去不同,手术前你的家属得对主刀医生、麻醉师、护士等有关人员统统进行打点,以免你挨刀时无辜受苦受气。反正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的个人安全,这就叫集体医学,是集体对付个人的医学。集体医学会使个人感觉自己的渺小,死个把人或受点儿苦就不会当回事。

中医学是个体医疗。个体医疗是医生个人与病人个人构成的个体负责行为。因此,医生在治病时就觉得责任重大。病人看病是将生命与健康交给医生,医生的一举一措关系病人的健康和安全,是一件大得不能再大的大事。因此必须小心谨慎。如李中梓说的一样,做医生的必须:行欲圆而智欲方。心欲小而胆欲大。这样负责任地把医疗工作做好,

医院:在这些喧闹声中,我对现代医学做了系统的概括。我发现,现代医院并不像方舟子那样说的很科学,可以说完全相反。美国伊利诺伊州的医师资格证书委员会主任门得尔松医学博士曾著《一个医学异教徒的自白》,该书对现代医学作了无情的揭露,他说:“90%以上毫无用处的现代医学正在处心积虑地想杀死我们。”“现代医学不是艺术,也不是科学,它是一种宗教。如果没有信仰,现代医学就不能生存。”现代医学靠什么建立其信仰的?就是现代的医政一体化组织(读者如想比较详细理解此概念,请阅《现代医学精怪化》一文。)有人将此书的内容进行概括

1)医院的身体年度检查是一个陷阱。这些检查报告告诉你的只是结果而不是原因。因此,对治疗(身体健康)毫无好处。(我国的医卫组织,也跟着要每个人做身体年检,使人力、财力造成巨大的浪费。体检医生亦知道毫无用处,有的都是看表格签名,就算完成医保任务。事实,这医保,应该反转来读,叫保医,即是保证医院、医生有可靠的收入。)

2)大多数的手术给患者的伤害过于益处。外科医生每次告诉你说的话,必然是手术非常成功,但病人伤了或死了。因为,因为医生告诉你的时间是术后那瞬间,这瞬间他没有把病人弄死就是他们所说的“非常成功“;而生命却是一个很长的过程,此后病人能不能经受得起手术的伤害而死去,或终生痛苦就很难预料。

3)医生开出来的疾病化验或检验,检验的体系和过程不合理,即使是科学仪器,也是错误百出。因为这种检查方法80%未经过科学的验证,完全不可信任。

5)最大多数的化学药物,不但没有真实的治疗效果,抑且是致病、添病的缘由。因为这些药物是压制病人症状的。而症状是病人的生理表现,也就是一种抗病的表现,怎么可以随便压制呢?

6X光检验是诊断程序的重点和特色,宣传认为“一张照片胜过千言万语”。然而,它不但辐射对人十分危险,而且检验结果错误频出。因为,解读X光照片的是人,人就会受偏见、情绪的影响而导致错误的判断,而且,片子本身不会说话。即使是同一个专家,在十年后再次解读同一张照片,也会有75%的偏差(实验证明)。可见X光照片检查也是基本不准确的。

现在的医生只要稍不顺手,便要病人住院。林内·麦克塔格特说:“如果你住进医院则会有1/6的可能遭遇厄运,因为某些现代医学的疗法是错误的。也就是说,一旦你进了医院,将会有1/6的可能死在医院或受尽病痛的折磨,因为这种危险有一半来自医生或医院的错误。”(《医生没有告诉你的》第4页)

以上所摘说明医院并非治病救命的场所,而是为制药公司卖药和使用医疗器械敛财的部门,它自己则是从中分羹的机构;而医生只是这门机构不可缺少的“装饰门面”的零件。

医政(代表权力):掌握医疗控制权力的机构。它表面上是医疗管理,实际上是西方医学为了排他,实现垄断,以免其他医学或医疗方法竞争的工具。单从美国顺势疗法的兴衰,就可知道其中的真谛:

“1844年,美国顺势疗法医学会成立,是第一个在美国向国家登记并获得联邦政府承认的医学会。至19世纪后半期,顺势疗法在美国已经非常盛行。1890年全美国共有14万多名列前茅顺势疗法医生,即不少于15%的医生采用顺势疗法行医,部分地区如,新英格兰州、中西部分多州等地的顺势疗法医生比例更高达到0%~25%。当时全国共有22家顺势疗法医学院,100多家顺势疗法医院,1000多家顺势疗法药店。现今著名的波士顿大学医学院、密歇根大学医学院、纽约医学院、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哈尼曼医学院及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等都是当时的顺势疗法医学院。1848年波士顿女子顺势疗法医学院成立,成为世界上第一家女子医学院。1873年,该医学院改名为新英伦女子顺势疗法医学院,并于不久后与波士顿大学合并。1871年美国顺势疗法医学会开始接受女会员,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接受女性的医学会。”“当顺势疗法在美国逐渐兴旺之际,传统西医们在1846年成立了美国传统西医学会,该学会成立的主要目的是要与顺势疗法医学会宣战。原因是顺势疗法医学会日渐强大,投奔顺势疗法医学会的传统医生日渐增多,病人也因传统西医疗法的多种不良反应感到不满而纷纷转向顺势疗法医生求诊。加上顺势疗法医生屡屡对传统疗法西医所使用的疗法公开批评,使传统西医对顺势疗法医生的仇恨日渐加深,终于成立美国传统西医学会,并与传统西医制造商联合起来,公开与顺势疗法医学会挑战。这期间,更是使用各种卑鄙的政治手段来压制顺势疗法的发展。

为了将帅顺势疗法医学会赶尽杀绝,美国传统西医学会对消灭顺势疗法的第一步策略就是先从内部‘清洗’开始。在1855年美国西医学会订立新的职业法规,明确规定:‘传统西医医生与顺势疗法医生接触,讨论会病人的病历,或向顺势疗法医生咨询有关病人治疗的方法都一般化被视为不道德的行为。’任何一位传统西医医生触犯这条新的法规,一经发现,立即被医学会开除会籍。由于漳的医疗法律条例规定,医生苦不是医学会的会员便不能行医。所以所以一条新的法规成功地阻挡了传统西医医生加入顺势疗法疗法医生行列。虽然美国传统西医学会在订立针对顺势疗法新条例以前从没有严格执行过学会订立的职业法规,但对实施这条‘清洗’顺势疗法医生的新条例情有独钟,严厉执行。例如在林肯总统被枪杀和国家秘书长威廉·西沃德被行刺的那天,当时国家卫生部长约瑟·K·巴恩斯医生因治疗西沃德秘书长而遭受美国传统西医学会的严厉斥责,被斥责的原因是由于西沃德秘书长的私人医生是一名顺势疗法医生。1883年纽约医学会被美国传统西医学会驱逐出会,被驱逐出会的原因是由于该会接受顺势疗法医生和使用顺势疗法药物的医生为会员。这条内部‘清洗’顺势疗法医生的职业法规至1901年才被取消。取消的原因并非美国传统西医学会对顺势疗法的观点有所改变,只是在‘清洗’策略上有了新的方向。

1910年洛克菲勒基金会聘请亚伯拉罕·弗拉克斯纳与多名重要美国传统西医学会会员对美国所有医学院作出评审报告,而后将评审结果递交给国家医疗牌照委员会,使牌照委员会按照评审的结果来确定考生的资格。这份名为《弗拉克斯纳报告》给了传统西医医学院高的评价而给顺势疗法医学院极低的评价,目的就是要排挤从顺势疗法医学院毕业的学生,使他们不能参加医疗牌照的考试。在这样的情况下,顺势疗法医学院便逐渐地被传统医学会清除。从报告发表的那一年,即1910——1923年,短短的13年间,《弗拉克斯纳报告》成功地清除了20家顺势疗法医学院,即原有的22家顺势疗法医学院到了1923年只剩下两家。

《弗拉克斯纳报告》主要‘清洗’目标,除了顺势疗法医学院外,还针对当时的黑人医学院和女性行医。报告成功地将7家黑人医学院中之5家消除和减少了33%的女性进入医学院和从学院毕业后行医。这一份报告实在是一份在所谓民主国家中公开的、合法的对人权性别和自由选择的歧视法案。

除了由于传统西医学会对顺势疗法顺势疗法压制外,顺势疗法陷入低潮的第二大因素是由于19世纪末期的工业革命使生活节奏加快,人们为了解决生活或追求物质的享受而增加了工作的时间,对治疗的要求从原来的根本治疗改为效率治疗所致。当时传统西药厂所制造的止痛片、消炎片等新药能在短时间内将患者的症状暂时‘消除’,给患者一种可迅速‘恢复健康’的错觉。因此,这些新药完全符合当时人们的要求。而在另一方面,顺势疗法的治疗,医生需花上较长的时间来诊断,而在疗效上并无传统西方医学姑息疗法药物的‘快速’效果,所以除了病人纷纷转向‘快速’的传统西医新药治疗外,另有许多的顺势疗法医生也为了个人经济理由而纷纷改用传统西医的新药来治疗病人。”(陈树祯:《顺势疗法》280~285页,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1999年7月)

这是一个记录美国顺势疗法衰亡的历史过程。这个过程全面反映出现代医学的几个问题:

现代医学不是以治好病为目的,而是以获取最大的利润为目的的。因此,它必须实行排他,把除现代医学之外的医学和疗法一概排除。

现代医学的组织中包含制药公司的成员在内,实质是以制药公司为核心的体系。医学院、医院、医政三足鼎立,形成稳定的结构体系。

(三)医学的研究机构被利益集团所操纵,他们以自己的习惯认知作为判断是非的标准,而不承认自己还没有掌握和理解的现象,即使这些实验有着科学的设计,而且不断地重复一个同样的结果。此现象足可证明从医学院里教育出来的研究人员,或从事医疗行政的官员都已经被那种教育方法洗了脑。因此才固执己见,这才是现代医学教育达到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