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天不绝中医 ——为申玉平的临床感悟写前言
来源:天不绝中医 ——为申玉平的临床感悟写前言 作者:潘德孚网址:http://www.pdfsmyx.com/浏览数:201 

我发表了《天下无癌论》已经6年了。

在此之前,曾发表过《一个老中医对治疗癌症的见解》和《白血病,很好治》。温州老科协曾把后一篇评了奖,但后来市卫生局的中医处告诉我,这篇文章题目太刺激,评不上了。我一笑了之。因为,我早料到会碰上这个钉的。现代医疗打造了这一个“围城”,凡是经过现代医学思想教育的人是突不出去的。

我的治疗癌症、白血病的成果,一篇一篇地发布出去,基本上都是患者家属自己写的。可是,被发表后,常常见到的是不相信的附语。这些话,有的非常难听,有的是因为无知,有的却是感到利益的损害。尤其是一些年轻的,自己没学会治病,坐在医院里可以做大佬,做专家,以为别人也可能与他一样地不会治病。我常常告诉来求医的患者,千万不要失去治疗的信心,有时候,我治病已50多年了,有些很久治不好的患者,也可能有幸遇上一个和尚、道士或乞丐,被一下子治愈了的例子。因为,“一味单方,气死名医”决非虚言。

活着的生命只是一种信息,而死亡,也是一种信息,因此,作为医生,决不能把不好的信息向患者灌输。因此,当患者之面说他只有多久好活的医生,实际是存心不良。医生因医德而得到尊敬,必会因失德而被人唾弃。我希望患者要学会听医生的话语,而区别他的为人,使自己能正确择医。

很多人不相信中医能治癌症、白血病,这是因为现代的“科学医学”长期洗脑的结果。北京有个米姓的5岁小女孩得白血病,由姑妈伴着来,用手机录下了我治病的过程。后来她在微信上告诉我,幸好我没什么该私秘的不可告人的,录了就录了。她认为录像很有价值,这启发了我要录像记录的思想。我80岁了,何日归去不知道,可不能与郑文友先生一样,人一过去,他的思想就被人忘怀。我即使归去了,也要把这个信息告诉下一代:中医治白血病,比西医不知要高多少倍。

这个信息与韩启德先生的见解有点相同。但又有与他不同,是因为他说西医,“到18世纪才有生理学,19世纪才有病理,才有一些理论的突破。”他认为,现代医学在临床上“突飞猛进”。这两句话的错误,在于他没有看到,西医真正突破的是人们对生命健康的自我保护意识;现代医学“突飞猛进”的是制药企业的推销员,成了医生升级的指挥官;“突飞猛进”的是药业利润;还有了何祚庥、方舟子们一帮打着科学医学牌子的“医托”,他们可以借科普的名义向我们灌迷魂汤,夹带的是消灭人类健康的“被病病毒”。还发展了一批被高价回扣收买的医院和医生和他们出卖的医德。因此,才会忘记那些白血病人得病的真正原因,是他们使用了化学药品之后的血液变化的产物,现在竟然可以用作评判病因与疾病轻重的标准!这种事后原因,只有吃了迷魂药的,脑子不清爽了,才会深信不疑!有一位年轻人竟然说:白血病只有化疗可治!多么可笑。如果他是一个医生,必然是个吃饱了化疗药回扣的。我们的国家,应该狠抓那些用化疗药回扣收买医生良心的坏蛋,让他们知道药物回扣比行贿的行为更坏。

我的学生朱松翠,理解我的心愿,5月中旬,带来18位学生家长,听了我三天课,又把我的临床治病,做了三天的现场记录,中医能否治白血病,用活生生的事实说话。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起来,不管科学医学这块牌子有多硬,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曾在中央电视台工作过的申玉平女士,是这18位成员中的一员,下面这文章是她写的学习记录,写得很好,也可以作为一种旁证。证明中医治癌症、白血病,远不是西医所能比拟的。我认为,中医要突破现代医疗的围剿,以白血病、癌症的治疗为突破口,绝对的没有错。而现代医疗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突破口,那是历史之必然,是命中注定,是天不绝中医。�H���HL�H>�死角。


社会上,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成为患者,因此,与患者对立实际是制造政府与全民对立。大家都可以设想。自有人类社会,社会就生生不息至今。现在因医疗活动造成社会的结果是什么?我的答案是:可能是全人类的覆灭。现在的问题是:作为智慧人类,有无能力拯救自己?谁也难下结论。道理何在?

假如人类世界确已产生过多次文明,那么,它也必然发生过多次毁灭。这种毁灭,实际是生命的个体性与社会的集体性的对立而产生出来的。如果我们真的发现百万年前的核反应堆,这就可以证明,这些毁灭的原因之一是人类的自相残杀,也就是自我毁灭。美苏中的核武已够地球生物的多次毁灭就是一个危险的征兆。现代人类能制造出一个防止自我毁灭的刹车板吗?

笔者认为,只有中华民族才能制造如此一个巨大的巨能量的刹车板,因为,我们的民族就占了人类的四分之一。我们拥有无与伦比的医学,因而能产生无与伦比的医疗能力。人类需要生存,需要生生不息,就需要医疗。社会也是个生命体,也需要生生不息,就需要生生不息的医学。这就是在“科学”的大压下唯一独存的民族传统医学——中华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