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医疗改革失败了,如何纠错?
作者: 潘德孚浏览数:81 

                   

微博真好,它使我们知道了毒碘盐的道理,全国人民不再受它的毒害。它揭露了我国卫生部某些存在的隐患。这才使我想起为什么在1999年后,每年在我国民间,都有多少万非法行医者被抓的道理:原来是代表现代医学对中医实施斩草除根之术。正是这个道理,使我联系到医改失败的原因。

奥巴马因医疗改革,搞得连自己和在白宫工作的人工资也发不出来。可见医疗改革之难。奥巴马不知道,这医疗的问题,中国的领导虽然也不知道,我相信一讲他就会明白。这是民族文化的不同。当然,问题不在医疗而在医学。现在专门在医疗上做“文章”,当然就写不出好文章。

中国的医疗改革是跟着美国走的,美国都失败了,中国还能成功吗?尽管中国有中国的特色。中国学美国的东西,其特色表现是越来越坏,让老百姓更不满意。例如中国学美国的民主,农村里搞投票普选,结果发现,都是靠贿选上去的。再如治理医疗危机,美国没有降药价,中国的特色是常用药降价,结果是市场上买不到常用药了。药价降了几次,老百姓的医疗费用就提高了几次,还是“享受”不到实惠。人家失败了一次,会动脑筋设法改正。我国的医改降药价,像牛一样的倔,却连续四次失败而不能回头。这些失败,都是国家受到损失,但是,一些人却因此获益,这才是中国屡次失败而不回头的原因。

一、中国卫生部的做法和希望

美国1973年就有了中医法。法律是保护中医发展的。虽然美国50个州,中医法只行于一个小小的内华达,但毕竟有了一个州的独立立法了。它在美国建立起一个中医进军的滩头堡,这可是中医了不起的大胜利。可是,中国人迄今为止不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卫生部有意“屏蔽”?这可难说。我认为,即使不是有意“屏蔽”,也一定是有意隐瞒。因为,我发现,美国有许多不利现代医学的消息,例如,美国对发热病人,大多数不使用消炎退热法了;对癌症病人,大多数不用化疗了。所以,美国非典病人无一例死亡;癌症病人五年以上的存活率达81%的原因。中国却花费数百万元去治疗一个非典患者;很多人倾家荡产治癌症。在1938年,美国把氨基比林从合法药物目录中删除,而我国至今还在使用……卫生部情报系统是干什么的?

2014年中医在中国还不能有独立的法,中医药局似乎等于虚设。这个中医药局没有管理、培养、教育中医的权力。现在,卫生部指导下的中医药大学培养出来的学生,几乎全是中医的掘墓人。他们不懂西医,也不懂中医,是个两不像。他们除了读研究生,没有别的用处;不过,即使研究生读出来,也做不成有用的中医?而毛泽东时代的赤脚医生,三个月学习,就能下乡看病了。为什么在看病难的今天,中医药大学毕业生没人要?答案是:不会看病。

卫生部把解剖学做中医药大学的基础学科,把英语当重点学科。是不是想把毕业的学生派到美国去当中医?他们派中药学的硕导到美国镀金,以后升为博导,道理何在?难道要把中草药化学化?卫生部把中医领导成美国化,是使中医升格还是降格?我实在觉得不好再问下去。

1998年,卫生部给西医立法,再用这个立法管中医。中国民间,本是整批生产中医的地方,但是,卫生部不喜欢。1999年之后,卫生部每年要从这个民间抓出大批的非法行医者,要挖掉这个生产中医的土壤。去年,美国的田小明发表了〈中医在美国发展的春天〉;中国的媒体却在搞批判刘维忠的“打通任督”维护健康少生病为违法。养生保健成了卫生站的眼中钉。

我们的知识界。一个最大的缺陷就是概念不清,例如对“科学”两字缺乏明确的定义,这才有西方老板的枪手方舟子,利用“科学”两字攻击中医,随心所欲说中医不科学,提议废除中医的恶行。不管方舟子是不是什么博士,他认为“科学”等于正确,等于真理的见解,目的在煽动一些无知的年轻人攻击中医。但真正的知识界学者中,流行的是另一种解释,即说“科学”是指一个不断通过证伪而不断提高的知识体系;我认为,既然,“科学”是通过不断证伪的知识体系,那么也可以说,科学的解释,是指它不仅不能代表正确,而是不断出错的知识体系。像打着科学的旗号的方舟子言行。

说远了,还是话归正题,之所以不能成功,应该叫做医学改革才对。全世界都在搞医疗改革,但却没有办法走出困境,聪明的人类谁都无法摆脱现代医学之魔障。道理何在?是因为人们不理解中医,不理解生命。医疗改革的失败,证明了它搞得不科学。不科学的地方在哪里?在它的取名不当,所谓“名不正,言不顺”。概念错误。一切都错,应改名为医学改革。

医疗改革为什么要改名为医学改革?医疗只是医学的社会实践。没有好医学,哪有好医疗?也就是说,医学是头,医疗是脚,头弯了,路还会走得正吗?所以,医疗改革的失败是必然的。

医学改革分为三方面:医学问题、医疗问题和保健问题。这三个问题,医学是头,医疗是脚,保健是这脚踏实地要走的目标。总起来说,要解决这四个问题,首先要解决卫生部官员的思想问题。我们中国因为有中医,所以,医学改革就能搞得好,中国文化的宝库才能打得开,中国的发展,才有希望。但由于现代医学在我们的国家里掌了权,立法被利用为制订压制、打击中医的法,我们的文化发展给搞乱了。现在本文不追究乱的原因,专讲如何进行纠正?

二、医学,应以生命医学取代尸体医学

医学,是指为维护生命和健康而研究的学问。

医学就是医学,只有真假之分,没有中医西医之分。就像科学,也只有真假之分,没有中西之分。现代医学如果是真科学,它就是一个不断通过进行证伪而提高的知识体系。

医学具有唯一性。它的研究目标,是维护人的生命与健康。因此,它的研究对象,是有生命的人,不应该是尸体。但现在许多人弄错了,把解剖学拿来做研究对象,在医科大学里,解剖学做基础学科。解剖学是研究尸体的,不是研究生命的学问,可以用于治疗肢体创伤,不可能用于治疗疾病。

“中西医结合”是指把中医、西医的长处结合在一起用于治疗疾病。这不是医学研究,而是医疗方法的研究。这个提法犯了方向性错误。这一错误使我国的中医学发展遭到严重的阻滞,同时也使我国经济遭受重大损失。

医学为什么要改革?医学既然是维护生命和健康的学问,它现在所做的是否在维护人类生命与健康?答案是否定的。

英国皇家学会会员约翰٠马森٠古德医学博士说:“医学对身体系统的影响最难确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它杀死的人数,要比战争、瘟疫和饥荒共同造成的死亡人数还要多。”(《现代医疗批判》第130页)美国医学博士、做了30年医生的医学家、伊利诺伊州医生资格证书委员会主任、美国全国健康联盟主席罗伯特٠门德尔松说:“如果90%以上的现代医学从地球上消失,即90%以上的医生、医院、药物和医疗设备从地球上消失,那么,这马上会大大地增进我们的健康。”(《现代医疗批判》第135页)

那么请问:现代医学究竟在干什么?答案是:在为国际制药业老板们谋利润。现代医学走上了与其目的相背的道路。

医生们应该知道生病的道理,学会治病的方法,是需要在病人身上才能学会的,不可能在尸体上获得。所以,病人才是医生的真正老师。现在的医生学的是解剖学,学的是尸体结构知识,医生不可能从尸体教育中学到生病治病的知识。因此,把解剖学作为医学院里的基本教材,是使医生学不到治病的知识原因。医生依赖仪器看病,只能做给仪器拉业务的“开单人”。

仪器是人制造的,制造仪器的设计者,也是不会看病的。他们实际是利用某种物理学功能,测定身体上的某种变化,把这种变化(或叫做生理异常)当做生病。因此,现代医学很多病名是借名强加的。这种强加的外因病经常会被“纠正”或更改,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有意无意的做假常常会被揭穿。

人制造仪器,仪器制造病名。这个病名是死板的,这样做实际是刻舟求剑之举。人体是活的,会随着人的生命的生长壮老已而不断变化的。因此,这些死板的病名,常常会在实践中出现不能自圆的矛盾。医生学会这种医疗方法,除了对病人耍态度,摆高高在上的架子,把自己与病人或其家属,隔得远远的,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哪个现代医学的医生能想到,疾病之所以痊愈,是因为病人生命的自组织能力,而不是医生的治疗或药物?

人的生命还有着很强大的、自我维护的自组织能力,即使生了某种重大疾病,也能在一定的时间里自我修复。这种能力的存在,是决定疾病能不能痊愈的主要因素。因此在古代,不管西方或东方的医学,都坚决反对在医生治疗过程中伤害病人,以维护病人生命的自组织能力。

现代医学的绝大多数仪器或治疗方法,都会给病人造成伤害。因此,作为主流的现代医学(医疗),必然利用一些歪门邪说,甚至动用权力或宣传、教育等工具为自己的错误打掩护。甚至租用医疗事故鉴定搞临守自盗。这样做的结果,必然导致医患矛盾激化。这才出现了杀医事件。西方医疗之所以不会走极端,是因为它可以公开讨论,缓和矛盾,以立法来解决。东方走极端因缺乏公开讨论的条件,只能掩盖或加倍压制,因而造成走极端。

但是,我国的医学却是个好医学,是生命医学不是尸体医学。因此,以生命医学来取代尸体医学才能真正解决现代医疗所产生的所有问题。

生命医学的治病本事是从活人身上学会的,但是,尸体医学却教学生学习解剖学。学生怎么能在尸体上学会治病的知识呢?例如针灸,给活人针灸,在活人身体上针灸者和被针灸者都会产生有无得气的感觉,给尸体针灸,能得到感觉吗?病人吃了药,会感觉向愈或增重,给尸体灌药,它能告诉我们什么?所以,中医药大学的学生,现在都把解剖学当做基础学科,而不学《黄帝内经》《伤寒论》,掌握了教材编写权的卫生部,那还能教出好中医吗?

三、医疗:应以公益性医疗取代掠夺性医疗

如上所说,医疗是医学是实践行为,医生是决定这个实践行为是非成败的关键。医生则由医德来决定他行为的是非成败。

所谓“公益性医疗”并非就是有报销。“公益”就是公众受益。医疗本就是公益的事业。社会上的每个人都有可能生病,因此,医疗的偶益范围的百分百的。因此,做医生应以德为重,费用低,让病人负担得起;二是疗效好,痊愈快,让病人少受病痛折磨。自古迄今,中医就以悬壶济世为荣,以治不好病人为耻。五千年的中医史,从没有培养出叫病人吃药吃到死的医生;药店从不做病人多买药、多吃药的广告。

所谓“掠夺性医疗”是指利用医疗手段,肆意提高价格或增加不必要的医疗项目或费用,利用医保掠夺国家资财或病人财产的医疗行为。笔者治愈的四个白血病人,最高费用不到2万元,最低的不到3千元。可是有个找我治疗的患者说,医院要他登记做骨髓种植,先付60万元,于是他卖掉了准备结婚用的房子,由于收费的医生家中有事,暂停缴纳,却知道了我治好了几位白血病人的消息,这才找我治疗,花费不到万元。

现代医疗用手术治鼻炎,病人人财两空不算,活得比死还苦。卫生部门却建立了监守自盗的医疗事故鉴定机制,使病人投诉无门,导致治空鼻症的医生被杀。谁杀了医生?是掠夺性医疗!可是我治好的鼻炎患者一大把,只用了几味很便宜的中药:有的孩子还因用了洗喷鼻剂,因而患上哮喘,也让我一起治好。虽然没有报销,但花钱极少;这就是公益性医疗。

美国医药协会被指定的目标和义务之一,就是保证它的会员(内科医生)的收入。美国医药协会会员的最大收入来自于治疗癌症患者所产生的费用。一般来说,每个癌症病人价值五万美元。一旦不治疗癌症的某项计划在这个国家(美国)被官方认定,它就会直接威胁到美国医药协会会员的收入。这项美国医药协会的规则,实际上妨碍了对癌症治疗的推广。(安德烈٠莫瑞兹著,皮海蒂译:《癌症不是病》第21页,湖南人民出版社2012年6月)

据上所述,在美国,“医药协会”这样的组织,不是为病人谋利益,而是为医生谋利益的。但是,这个协会在美国,却有决定如何立法的权力。医生的利益在哪里?在病人多,常生病,常吃药。因此,美国的医药协会是制造病人的研究机构。现在每个癌症病人就能使医生(医疗行业)增加几万美元的收入。这就是医生组织的作用。美国奥巴马的医改方案之所以通不过,是因为它可能影响了这个集团的利益。

“2002年财富500强名单中的十家制药公司的利润总和(359亿美元)竟然超过了其他所有490家企业的利润总和(337亿美元)。2003年,财富500强名单中的制药公司的销售利润率降到了14.3%,但是,仍然比当年所有行业的平均水平4.6高出许多。制药业真的很赚钱。很难想像制药公司到底有多少钱。”(《制药业的真相》第7页)所以,当我们的社会在热闹地宣传某种流行病如何可怕的时候,国际制药公司就在大把大把地进钱。

四、健康,以养生保健取代防控疾病

现代制药公司曲解“防重于治”,利用细菌学制造病名,为抗菌素和疫苗的扩大市场,使全人类被化学污染;利用“感染恐吓”,产生了遍及全球的防控机构。还利用X光的魔影,来提高诊费和随意恐吓病人;更利用西医内科的无能和血液检查,有组织地制造事后病因。

在先进国家发生流行病,老百姓很少恐慌,是因为为什么发热的真相被普遍宣传。在我国却不一样,连高级的医学专家也大多数不知道个中真谛。这种中国特色使错误的疾病治疗,被一个有组织的合唱团恶意播散。从难从严2003年至今,非典、禽流感、甲流、手足口病、超级细菌等的恐怖宣传连续不断,草木皆兵,人心惶惶,养禽场的鸡鸭无辜大批丧命,菜市场的鸡鸭无声。

病毒、细菌本来是人类的朋友,生活的必须,却被渲染成万恶之源。1901年从美国洛克菲勒研究所飞出,就一直纠缠着全人类,把癌症病毒恐吓扎进每个人的心田。美国健康研究所虽然有许多死守道德底线的科学家,但主流却是那些帮着制药公司谋利的一大帮。因为,科学家也需要生活,也有难能制药的利益欲望,而制药公司可以向他们提供。于是,微生物致病的监督岗——“科克前提”便被随意突破。

在美国是如此,在中国就不得了:上海某地,只一病人发热死亡,防控中心主任卢洪洲就发现禽流感。卢先生这样大的官,应该是一个有一定高级文化的人物,这才会一人说话,全国响应。可是,我发现,他有一点至关重要的传染性疾病的基本常识没弄明白,即“科克前提”,怎么当起防控中心主任来的?大概是因为他可以不把科克前提当回事。

当巴斯德提出“细菌致病论”后,另一位细菌学家科克,就预先想到巴斯德的理论有可能被某些心术不正的人所利用。因为,为了利益,一些不择手段的利益集团,可能会利用这个理论进行欺骗,因而制订了此前提:

1.必须在所有疾病(病人)中都能找到致病的微菌。

2.细菌必须能从病人体内分离出来并能进行培养。

3.细菌必须能传染给新的宿主,并能引起原来引起的疾病。

4.必须证明宿主当时患有的疾病是有该种细菌传染的。

但是,它制约不了西方做大事赚大钱的老板们。老板们知道,很多人为了生活享受,可以昧良心为他们做事。西方医学正是这样一个“有缝的蛋”。这个“缝”,就是把身体当生命的“缝”。也就是说,现代医学对生命是一无所知。错误就在这里发生:对人的生命一无所知的医学,掌控了对所有人类疾病的治疗权力,我们还能有救吗?

细菌致病论使微生物变成了人类的大敌。所有的疾病都具有了可怕的感染性;所有的治疗方法都是消炎;所有治病的药物都是消灭致病微生物;医生治病只要一种方法——消炎;医生所用药物只有一种——抗菌素……这样简单的药物使用和医疗方法不是消灭了疾病,而是消灭了医生,消灭了病人。因为医生不再是一个真正能治病的医生了,而是开检查单子和一个卖药的;病人在这些医生救护下,也就从有生命的人变成了尸体。

人类之所以生育繁衍,是因为生命的智慧知道顺从大自然规律;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是大自然规律培养出来的。人体不畏惧大自然中所有的微生物,是因为不管什么微生物,它们只是无组织的“散兵游勇”,而人体却是无数亿万细胞和微生物构成的有序的生命组织。人体本就是微生物寄居的小宇宙。人体生命的健康一个重要条件就是体内各种微生平衡,也就是有序活动。不管任何生命都具有相互适应性,所以我们一点也不必担心新的超级细菌出现。这才有微生态平衡的原理产生。(详见笔者著写的《人体生命医学》第三章《生命的特性》,华夏出版社)

人只要健康,就不怕生病。中医认为,“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不生病就不需要医疗。不需要医疗的人,生活质量高,活得很愉快,他们还会找医生拼命吗?因此,生命医学把注重养生放在第一位。君不见,《黄帝内经》的开篇《上古天真论》,就谈如何维护正气,维护健康。